“你以为这种程度就能战胜我吗”陈破军说话的时候,手里掐着的诀飞快地变了变,然后在杜晨等人不解的眼神中,就看到陈破军的身后忽然出现数千根木根,这些木根的一段尖锐,正遥遥地对着平其等人。

平其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就明白了陈破军的意图,很快,他的双手一抖,然后他手里握着的长剑缓缓组成两个圆盾,挡在他和炎黄门众人的身前。

但是陈破军的脸上却满是戏谑的笑容,说道:“现在才意识到我的意图吗不过已经晚了”话刚落,他身后的木根就向平其等人的身前射来。

在陈破军动手的瞬间,杜晨就像是一道闪电一样来到平其的身边,以杜晨现在的实力,以前就能看出陈破军还有其他的后手,仅仅依靠平其的话,未必能够挡得住。虽然这样的攻击对平其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可是平其身后的炎黄门众人,却是抵挡不住这种程度的攻击

陈破军的目的根本不是要对付平其,而是想要杀炎黄门众人解恨。想到这里,杜晨的脸上满是冷漠,这个可恨的混账

在想着这些的时候,杜晨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很快,在杜晨的身体四周就出现一层紫色的雷电,与此同时,陈破军的木根也已经来到杜晨的面前。

“杜晨,你的胆子倒是不小,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防住我这密集的攻击。”陈破军看了眼杜晨不屑的说道,然后他的双手就飞快地动了起来。

又是数千根木根出现在陈破军的身边,然后这些木根像是下雨一样,向杜晨的身前冲来。接着,陈破军的动作不停,又掐出同样的诀,召唤出数千根木根。

他知道这种程度的攻击不足以杀死杜晨和平其,但是他现在并不想要杀死两人,而是要耗着两人。

杜晨和平其都看出了陈破军的目的,很快,平其就对杜晨说道:“门主,你负责掩护他们,我去杀了他”说话的时候,他看着陈破军的眼神满是杀意。

“他就交给我吧。”杜晨却是摇摇头,说话的时候,他的眼中电光闪动,一瞬间,他将视线中所能够看到雷电元素全部收在眼底,然后杜晨控制着身上的电流,将这些雷电元素像是糖葫芦一样窜起

“轰”的一声,空气中闪烁起耀眼的火花,除了杜晨的身体四周外,几乎是所有的地方都爆炸了一样

与此同时,陈破军之前射出的上千根木根,均被这些雷电的元素打成飞灰看到这一幕,陈破军的神色顿时一变,很快,他就意识不到,双手飞快地掐着诀,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