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这个年轻人敢来挑战陈大师,这是手里真有点本事啊”有人惊呼道。

“这哪里是有点本事那么简单,就算是陈大师,也不可能看别人一眼,就能知道对方得的是什么病吧要我看啊,这年轻人的医术还在陈大师之上”刚才还觉得杜晨挑战陈恪是自取其辱的人,纷纷改变了口径。

“是啊,我也觉得这年轻人的医术还在陈大师之上,可是咱们京都什么时候出现了这号人物以他的医术,我想早就应该在京都出名了吧”有人啧啧称奇。

“”

听着诊所里乱哄哄的讨论声,伙计顿时不能淡定了,但是连这些患者都承认了他们有什么病,他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只能瞪着眼睛说道:“就算你真的有点本事,也不能在我们的诊所里胡来”

“胡来明明是你们诊所乱开药,怎么就是我胡来了”杜晨冷笑不已。

“这这位先生,我的病真的只是非常简单的感冒”之前还不相信杜晨的患者,想了想之后,来到杜晨的面前,一脸尴尬的问道。没办法,谁让就在不到两分钟之前,他还对杜晨非常不屑呢

但是见识到杜晨随口就能准确的说出别人的病情,他又觉得自己不能浪费这个机会。站在自己眼前的这可不是别的,很有可能就是一位医术比陈恪还高的神医啊。

“你的病确实只是普通的感冒。”杜晨也没有和这患者计较之前的事情,听到他的询问后,点点头说道。

“呼”患者长长吐出一口气,咬咬牙说道,“我相信你的话。”说完,他也不取药了,直接走出诊所。

眼看着患者连药都不取,人就跑了,伙计顿时气得满脸铁青,指着杜晨的鼻子说道:“你这人还懂不懂规矩就算你有点医术,也不能这么踢馆啊”

“少废话,让陈恪出来见我。”杜晨不耐烦的说道。

“哼我们陈大师是你这样的人想见就能见的吗真是不自量力。”伙计冷笑着说道。

杜晨微微一愣,随即好笑的说道:“你们不去找陈恪是吧那好,我就在你们的诊所外面义诊”

说完,杜晨也不管这些伙计是什么反应,直接扭头对诊所里的患者说道:“如果大家相信我的话,就请接受我的治疗。不管我能不能治好大家的病,我都分文不取”

然后,杜晨一拍郭泽的肩膀就走出了诊所。他丝毫不担心这些患者会不相信自己,因为经过刚才的“亮山门”,这些患者已经对自己的医术有了自信。

这些患者一听到义诊俩字,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很快就有五六个患者跟在杜晨的屁股后面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