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杜晨的理解中,“收”字诀和“放”字诀,就相当于华夏最原始的哲学理论之一,阴阳一阴一阳,一收一放。有了这样的理解后,杜晨逐渐想要让“收”字诀和“放”字诀,像是太极那样,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但又泾渭分明。

不过显而易见的,这无疑是一件浩**的工程,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完成的。直到凌晨时分,杜晨才睁开眼睛。

虽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感悟,他并没有在真正意义上的把“收”字诀和“放”字诀融合在一起,不过他的实力倒是有了一些进步。按照他的推算,恐怕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将有机会冲击炼气化神大圆满

杜晨并没有执着于修炼的事情,简单的洗洗澡后,就躺在**睡了过去。

次日,杜晨在往常的时间醒来,洗漱过后,就向楼下走去,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皇甫朝歌此时居然也在别墅里,此时正在和林英男争论着什么。

“小师弟,你醒了”林英男听到杜晨的脚步声,停止了和皇甫朝歌的争执,扭头望着杜晨,笑着问道。

杜晨点点头说道:“是啊,师姐,你们刚刚在吵什么”说着,他疑惑地看着两人。

“没啊,我们哪里吵了只是在谈些问题而已。”皇甫朝歌的神色顿时一变,摆摆手欲盖弥彰的说道。

杜晨没说话,只是疑惑地看着他,刚才两人那模样,可不是像是在讨论问题啊很显然,杜晨并不相信皇甫朝歌的解释。

皇甫朝歌看出了杜晨的怀疑,低着头没说话。

反倒是林英男非常大方地摆摆手说道:“好了,就实话告诉他好了昨天的事情,已经传到寿门其他家族的耳朵里。昨天晚上,咱们有几个人被寿门的人抓走了”

杜晨神色微微一变,这件事情会传到寿门的耳朵里,确实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他没想到,寿门的人竟然会直接抓人

“简直无法无天,他们有什么资格乱抓人”杜晨瞪着眼睛,愤怒的说道。再怎么说,他们这些人和寿门也仅仅算是理念不同,怎么能抓人呢

“凭什么当然是他们的拳头大了”皇甫朝歌本不想说话,但听到这话,还是没忍住,冷笑着说道,“如果咱们也是个大家族,你看看他们敢不敢抓咱们的人他们就是知道咱们弱小,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杜晨的拳头攥起,倒不是他和皇甫朝歌的人有什么交情,而是实在看不惯寿门这张扬跋扈的样子。再说,拳头大就可以这么欺负人了吗

林英男看出了杜晨的愤怒,没好气说道:“小师弟,你先别着急,事情还没有到你想象得那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