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

牛博眼角抽了抽,大声说道:“杜晨,我们牛家没找你麻烦,你还敢来找我你别以为我们牛家好欺负”

“呵呵”

杜晨就笑了,林英男告诉自己,她已经为上次那件事情跟牛家达成了和解。hp:杜晨不知道她是怎么达成和解,但以林英男的性格绝不会去低声下去的求人就是了。既然林英男跟牛家达成了和解,那么这和解就绝不是求来了。最大的可能就是牛家通过关系找到林英男来和解的。

换言之,这个和解是牛家求来的,而不是林英男求来的。

可现在看牛博这神态,似乎他们牛家不找自己麻烦,就是自己的福气了。

原本,林英男那么说了,杜晨也不打算再跟牛家起冲突。可上次老区事件之后,就算牛家不再找自己麻烦,自己也会想办法让牛家痛一次。要知道,那个拆迁公司可是牛家顶天集团旗下的。

却没有想到,这牛博居然牛逼轰轰的还来找曼青的麻烦。

“该怎么说呢你姓牛,你爸叫牛顶天,你哥叫牛逼,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门家多牛呢呵呵”杜晨撇了撇嘴,表示懒得跟这个目空一切的纨绔争论,跟他争论只会凭白降低了自己的智商。

曼青见到杜晨,顿时心中生出一股希望,大声道:“杜大哥,你快就救我师傅,救救我师傅。”这神情焦急的,就像是关心自己的丈夫一样,哪里像是徒弟关心师傅啊

“你师傅,本事不大,但骨气不小。”杜晨笑了笑,他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好是沈弘武被催雄唤偷袭的时候,之后的事情他都看到了眼里。

“不过此时,我还有更重要的人要救。”

“更重要的人”

“你大师兄,都快死了”

“大师兄,不是已经死了么”

杜晨笑了笑,并不说话。墙上有方天生的照片,所以他第一时间都认出了方天生的身份,是这家武馆的大师兄。

同时,也看出了他危在旦夕。

方天生已经陷入了假死状态,如果不救治,估计撑不过十分钟了。

掏出从不离身的金针,杜晨抚了抚方天生的脖子,他的下颚骨已经完全碎裂,眼中压迫了他的气管。

虽然没有看到当时战斗的情景,但自从这伤势,杜晨也能够知道,当时是怎么样一个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