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伏山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没有主动找到姬白鹤了。是三年亦或者五年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有很久很久,久到当他进入姬白鹤的房间时,看着房间的摆设都觉得非常陌生。

“你怎么来了”房间的客厅里并没有姬白鹤的影子,但是当姬伏山的脚步踏进门里的时候,姬白鹤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然后,仿佛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穿着长袍的姬白鹤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出现在姬伏山的面前。

一看到姬白鹤,姬伏山当即恭恭敬敬的说道:“老族长,我这次来找您,是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家族里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姬白鹤面露厌恶,“我的时间很宝贵,没有多余的时间,放在这些无聊的俗世上。”

他一直觉得所谓的家族事务,只会消耗一个人大好的年华,以前如此,在输给秦泷之后,他更坚定了这样的想法。

正是因为秦家没有这么多的俗世,秦泷才能够战胜自己只要自己不再理会这些俗世,自己很快就会追上秦泷,并将他踩在脚底

“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然而,姬伏山就像是没有看出姬白鹤的不耐烦一样,或者说他虽然看出了姬白鹤的不耐烦,但是为了家族的生存,他还是决定冒犯姬白鹤也要把想要说的话说出来。

姬白鹤不耐烦的说道:“有什么非同小可的”

“这次的事情事关我们姬家的生死存亡,我不敢不请示老族长。”姬伏山如实说道。

姬白鹤的眉头皱了皱,然后坐在椅子上,淡淡的说道:“说吧”虽然他很想让自己从这些愚蠢的俗世中抽离出来,但毕竟事关家族的生死存亡,他也不敢大意。

尽管就算是姬家真的被毁掉,也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却有种刻在血液里的传统,使得他想看到姬家能够得以生存下去。

“我明天准备对杜晨动手,而且是全面性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秦家和林家会站在杜晨那一面。如果我们输了的话,姬家将会彻底沦为三流家族,从此无法再站起来。”姬伏山毕恭毕敬的说道,没有任何要隐瞒的意思。

“杜晨”姬白鹤的眉头皱了皱,这杜晨又是什么人

“就是上次那个差点死在老族长手里的年轻人。”姬伏山像是知道姬白鹤已经把杜晨忘记了一样,连忙补充道。

姬白鹤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像是想起了杜晨一样,微微点头说道:“他有那么厉害吗难道我们姬家已经沦落到对付这样的一个人,都会失败吗”

“当然不是这样。”姬伏山连忙摇头说道,“事实上,这次虽然表面上是要对付杜晨,实际上却是在和林家以及秦家死磕林家和秦家的实力不在我们之下,虽然我们也有援助,但我不能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