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晨的眼睛顿时瞪得溜圆,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手里握着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一柄剑鞘

仅仅甩出剑鞘就能把自己拖出这么远,甚至要不是自己撞在树上,恐怕还要拖得更远甩出这剑鞘的人究竟是谁他的实力该有多强

不仅仅是杜晨,就连叶少龙,姬扶苏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唯有陈雄的脸上闪过一瞬的惊讶,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毕竟他是来自京都的人,虽然他自己只能算是年青一代的高手,但是真正的高手他也是见过不少的,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并不算震撼,只是有点惊讶而已,区区西京居然还有这样的高手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黄色劲装,打扮与普通人无二的老者缓缓从姬家走了出来,令人侧目的是,老者的右手是把闪烁着寒光的长剑。

杜晨在电视上看过类似的剑,没记错的话,名字应该叫做汉剑此时这老者握着汉剑,还真有一种王者的气势。

“咳咳,老爷子。”姬伏山咳出一口鲜血,艰难地爬起来,看着老人说道,“不好意思,这点小事儿还惊动你了。”

这老人正是姬家的老族长,姬白鹤,同时,他也被称之为老不死的。

姬白鹤看都没看姬伏山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太让我失望了。”可不是失望咋的,作为自己最看重的一个后辈,现在居然差点在自家的门口被人杀死

幸亏姬白鹤出现的及时,不然的话,这件事情传遍西京,姬家的脸都得被丢净

姬伏山羞愧地低下头,没敢说话,尽管他算是很出色,但是却和林万金一样,在自家的前辈面前,根本抬不起来头。

这也没办法,他们从小就生活在这些人的阴影之下,根本生不起反驳的念头。

姬白鹤没再说话,而是望着杜晨说道:“小子,刚才我让你助手,你没有听到”他的脸上满是质问,眼睛虽然在看着杜晨,但是却充满了居高临下的味道。

不过也是,以杜晨的实力,还真没被他放在眼里。虽然严格意义上,他和杜晨都是炼气化神境的武者,但同样是炼气化神境,炼气化神二重和炼气化神大圆满之间的差距,可是十万里计的。

杜晨先是向前走出几步,才淡淡的看着姬白鹤说道:“我当然听见了”尽管他知道姬白鹤的实力比自己强了太多,可是也没有任何的畏惧。

“既然听见了,你为什么不停手”姬白鹤大声的质问道。这在他看来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他在姬家说话没人敢不听,长此下来,他也习惯了别人听从自己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