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姬扶苏来到中医医院的院长室,找到杜晨的时候,杜晨明显一怔。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起身来到姬扶苏的面前,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好小子,一段时间没见,我都快不敢认你了。”

虽然这话有点夸张,但再次见到姬扶苏的时候,杜晨还是有点吃惊,因为他骇然发现,现在姬扶苏在实力上居然快要撵上自己了。

这人王体到底有多变态能让几个月之前的一个普通人,迅速蜕变成一个炼气化神境的高手饶是杜晨,此时也忍不住感慨,人比人气死人啊

“家族里的人说,那个被你打伤的人,很有可能再找你的麻烦,所以让我留在你身边。”姬扶苏认真的说道。

杜晨微微一怔,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是秦家的人让你来的”这秦家的消息倒也算是灵通,居然这么快就知道自己和陈雄发生冲突的事情了,看来这秦家虽然很低调,但也不是不问世事,西京的风吹草动,他们还是非常了解的。

“是族长让我来的。”姬扶苏笑着说道。

杜晨不禁有些吃惊,他本来以为姬扶苏回到秦家之后,就会被秦家的人当成宝贝给隔绝起来呢。没想到这和才过去多长时间,秦家的人居然又让姬扶苏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不过杜晨也没有想太多,摁着姬扶苏坐在沙发上后,笑着说道:“你来的正好,正好这段时间有些人不老实,你留在我身边,能帮我照看着点。”

姬扶苏点头说道:“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帮助你的。”

“哈哈哈好”杜晨微微一怔,随即放声大笑。

话分两头,协和医院,特级病房里。

特级病房的电视上正播放着有关杜晨的新闻,陈雄坐在病**,脸色阴沉地看着电视里的杜晨。他长这么大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在卧虎藏龙的京都自己都没这么惨过,没想到居然在小小的西京阴沟翻船了

“哼”陈雄的右手猛地在病**一砸,虽然没说话,但是脸上满是不爽的表情。

负责伺候陈雄的两个狗腿子,被声音吓了一跳,扭头问道:“少爷,怎么了”

“家族的高手还没有来吗”陈雄冷冷的问道。越是看着杜晨出风头,他越是窝火,但是奈何经过一番交手后,他知道自己不是杜晨的对手,所以只能向家族里搬救兵了

“目前京都那面还没有什么动静。”其中一个狗腿子面露担忧的说道,“我听说是三公子,和族长说你此次来到西京只是为了私仇,这样的事情应该由您自己处理,不应该拉上整个家族”

“三公子又是那个陈俊”陈雄怒不可遏,瞪着眼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