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子一巴掌打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神情狰狞的说道:“老子不叫小耗子,他们现在都叫老子耗子哥耗子哥”

说着,他还指了指背后一群二三十个小年轻,一个个手里拿着钢管,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纹着谁也不认识,也不懂什么意思的图案纹身。

“王伯,你别跟他说了,这小子已经完全变了,你以为他还会认识你,还会顾念你的情呢”人群里走出一个男人,要把王伯给拉回去,不要他强出头。

但王伯也是一根筋,他不但没有返回人群,反而冲了上来,大声道:“小耗子,你忘记了,你小时候发烧,是我背了你四十多分钟跑到卫生所的,不然你现在还有命你现在长大了,不学好,居然还打我”

“还小耗子你是吧,叫耗子哥”

耗子又是一巴掌甩在王伯的脸上,面色狰狞道:“你还好意思说,当年要不是吃了你家发霉的馒头,我会发烧”

“发霉的馒头”

王伯只感觉到脑袋一阵晕厥,发霉的满头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忘恩负义的人当年那馒头虽然放了一天了,但自己饿着肚子都舍不得吃,就连自己的孩子也没有舍得给。就给了当时最瘦弱的小耗子吃,却没想到啊

“我真是养活了一头白眼狼白眼狼啊”

王伯捂着心口,当年小耗子无依无靠,他是真心想把他当做自己儿子来养的。谁知道这小耗子嫌弃自己管他管的太宽,太严厉,只在自己家呆了一个月就自己离开了。

自己在街上小偷小摸,现在竟然变成这样。

“我我”

王伯捂着胸口,表情越来越痛苦,就那么倒了下去。

“啊不好了,王伯有心脏病,他这是心脏病发了,怎么办”

“快打120叫医生啊”

“吵什么吵心脏病发很了不起吗”现场一片混乱,耗子却是大喝一声,用手里的钢管指着这群大叔大婶们大声道:“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要是不拆房子,我要你们全部心脏病发”

“让让让让”

杜晨推开了人群,他刚才强忍着几次出手的冲动。但现在,他算是完全看明白了。

这所谓的耗子哥就是这片老区的人,从小不学好,长大了更是加入了猛虎帮,反而帮着猛虎帮来对付这些把他养大的老街坊邻居。这种人用人渣来形容,还侮辱了人渣这个词语

“你们是谁猛虎帮的事你也敢管”耗子拿着钢管指着杜晨,十分霸气的说道。

制止了于克坚的暴走,也用眼神示意董璃暂时先别表明身份。杜晨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耗子,他便觉得浑身发寒,就比如被地狱里的死神给盯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