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医秦鸣顿时一怔,怎么有人叫这么古怪的名字目光在老头的身上扫过,确实给人一种很邪门的感觉。

别这老东西没把自己的病治好,反而把自己吞了吧饶是秦鸣这样的人,在注意到邪医的眼神时,也不禁一阵脊背生寒。

姬伏山笑道:“邪医前辈,您觉得他的病情如何”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征求秦鸣的意思,唯一担心的是这老头不肯出手救人。

“桀桀桀,这小子的命不长了啊”邪医怪笑着说道,“这小子当初贪功冒进,导致修炼的时候留下暗伤。现在还没有彻底爆发,但最迟两日后,暗伤就会彻底爆发。到时候,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救不活咯”

秦鸣的神色微微一变,这老头竟然全都说对了。这暗伤正是他当年,从炼精化气大圆满,突破到炼气化神一重时留下的。

当初的时候他还没有把这伤势放在心上,直到最近一年开始,这暗伤越来越厉害,甚至最近这段时间,他感觉自己好像随时都会死掉一样。

“那”姬伏山看了一眼秦鸣,问道,“那前辈能够治好他的病吗”

“哈哈哈这天下就没有老夫治不好的病”邪医特别狂的说道。

姬伏山的眸子则是一亮,拍掌道:“只要有前辈这句话就够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给他治病吧”

秦鸣的脸上顿时一黑,尼玛,你还没有问过老子的意思呢心里虽然腹诽不已,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而杜晨又不给自己治病,面前这古怪的老头,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

是生是死,就看这个老东西的水平如何了

“小子,我治病的手段,可是有点残忍,不知道你能不能忍住啊。”邪医怪笑着问道。

“前辈尽管治就是,只要不死,我都能忍住”秦鸣咬着牙说道。一点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这可不是一点疼痛,当然,现在的他还并不知道。

“那就好”邪医古怪的笑了笑,从身上摸了摸,竟掏出几只毒虫。

秦鸣和姬伏山都不是胆小的人,只是微微一愣,就问道:“前辈这是”

“他的病没什么大不了,我这几只毒虫就能帮我治好他的病。”邪医说话的时候,姬伏山和秦鸣只感觉他的肩膀动了动,然后竟直接来到了秦鸣的面前。

秦鸣和姬伏山的眼睛均是一亮,这老头还是一个高手啊

但下一刻,让人不敢置信的事情就发生了,邪医竟将手里的蜈蚣塞进了秦鸣的鼻孔里。

秦鸣就像是被人施展了定身法一样,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蜈蚣已经钻进了他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