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姐,你是个聪明人,还是我们秦少喜欢的女人,所以我并不想为难你。”李敢看了一眼秦鸣,见他没说什么,才继续说道,“林小姐,你也不想想,在这样的局势下,你相信不相信我,又有什么用呢”

说着,他一脸戏谑地看着林若溪。事到如今,林若溪已经是砧板上的肉,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林若溪的神色猛一变,呵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我”

她还是不怕秦鸣和李敢的,毕竟林家的背景也不简单,他们敢动自己的话,就是和林家为敌。

“不敢。”话虽这么说,可是李敢却没有一点惶恐的意思,慢悠悠的说道,“林小姐。林飞是知道我们的计划的,可是他还是把你带来了,你就不明白这里的意思吗”

卧槽尼玛林飞顿时满脸黑线,这小子这不是诚心挑拨自己和林若溪的关系吗本来自己把林若溪带来,就让林若溪很生自己的气了,这孙子在这么一挑拨,这小妞都有可能和自己断绝关系

果然,林若溪的脸上又露出愤怒的神色,喝道:“林飞,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想到自己被最亲近的人背叛了,她就有种心碎的感觉。

以前她只是觉得林飞纨绔了一点,还有救,现在看来,这人已经无药可救了

“咳咳”林飞的脸上一红,尴尬的咳嗽两声,然后扭头对秦鸣说道,“秦少,我想和我妹妹解释解释这件事情。”

林若溪没有注意到的是,林飞在和秦鸣说话的时候,悄悄眨了眨眼睛。

“好”秦鸣面无表情的说道。

“谢谢秦少。”林飞谄媚的说道,然后就拽着林若溪的胳膊,走到不远处的一间房间里。

“你放开我。”一路上,林若溪都在拼命的挣扎着,看着林飞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林飞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在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监视自己后,才凑到林若溪的面前,低喝道:“你以为我想在秦鸣的面前装孙子你以为我想把你骗到这里来”这一刻,他脸上的表情无比认真。

林若溪本来正在气头上,听到这话微微一怔,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实话告诉你吧,咱们家有把柄在秦鸣的手上。”林飞不再装出一副纨绔的样子,而是认真的说道,“我之所以这么卖力的配合秦鸣,就是想让他把证据抹掉。”

原来,林中云早就有把柄被秦鸣捏在手里,林飞之所以扮猪吃老虎,就是想要得到秦鸣的信任,帮助林中云将证据销毁。

不然的话,林中云怎么可能会对秦鸣追求林若溪的事情无动于衷,反而还有点推波助澜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