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无不可对人言,再说自己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何必背着人说话

“好,既然如此的话,杜医生,那我就直说了。”风子期笑笑,背负双手在诊所里走了两步,说道,“杜医生,你以为在西京没有人知道你的过去吗”

说着,他将目光看向杜晨,眼里有着明显的戏谑。

杜晨的神色微微一变,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听这话的意思,这小子好像知道自己的过去啊。

“这其实很简单,我相信,杜医生你来到西京,肯定不希望有人把你在明杭做出的事情,交代出来,我说的对”风子期得意洋洋的说道。他知道杜晨隐姓埋名就是怕被福门的人知道,所以身份的暴露,对杜晨来说是个不小的麻烦。

不过也正是因此,他才觉得杜晨绝不是寿门的人。如果真的是寿门的人,何须惧怕一个福门的小小家族

寿门连福门都不怕,若杜晨真的是寿门的人,被福门的一个小家族,吓成这样,岂不让人觉得滑稽

姬扶苏的脸上满是迷茫,这两人打什么哑谜呢杜医生究竟在明杭做了什么事情

“你说完了”然而,让风子期没有想到的是,听到自己的话后,杜晨的神色竟然没有任何变化,反而露出笑意。

“你难道不怕你的真实身份被福门的人知道”风子期指着杜晨,不敢相信的说道,“我想你应该明白,如果你的身份暴露了,对你来说是多大的麻烦”

“这点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杜晨淡淡的说道,“如果你真的要将我的身份公之于众,我也不阻拦你。我还有事,就不留你了,扶苏,送客。”

“是,杜医生。”姬扶苏点点头,来到风子期的面前,右手做出“请”的手势,正对准诊所的门口,“这位先生,请。”

“且慢”风子期却不肯这么轻易就离开,固执的说道,“杜晨,你今天必须接受我的挑战不然我今天就不走了。”

杜晨苦笑不已,这人还耍起无赖了呢。

姬扶苏的眉头微皱,杜晨这就是杜医生的真实名字吗心里虽然疑惑,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既然你想要留在这里的话,就留在这里。”杜晨淡淡的说了一句,就端起面前残破的古籍,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

“哼我可不是说说而已。”风子期哼哼两声,眼观鼻,鼻观口,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

姬扶苏看了一眼风子期,想了想走到杜晨的面前说道:“杜医生,你看他”

“没事,既然他愿意留在这里,就让他留在这里。”杜晨眼皮子都不抬一下,说话的时候,还翻了翻手中残破的古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