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个小时候,杜晨和沈弘武一行几十人,重新回到诊所。

“杜医生,看来你在什么地方都受人欢迎啊。”刚进诊所,沈弘武和方天生对视一眼,忍不住为刚才的事情,调笑起来。

杜晨摆摆手,苦笑着说道:“可别瞎说了,我看啊,我是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都能得罪人才对”

听到这话,沈弘武的神色逐渐严肃起来,看着杜晨的双腿说道:“杜医生,你这腿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得罪了人”

直到现在,他才算明白,半个月之前,自己和杜晨通电话的时候,杜晨为什么说西京这里非常危险了

“算是吧。”杜晨苦笑着说道。毕竟自己背部的骨头,是被木头打移位的,而且,要不是林英男的话,或许自己真的会成为一个残废。

沈弘武和方天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连杜晨都能被打成残废,对手究竟有多厉害

“弘武,天生啊,西京和明杭不一样。明杭的高手很少,但是西京不同,西京是一个尚武风气非常严重的市。在这里,高手不胜枚举。以后你们在西京,一定要多加小心”杜晨嘱咐着说道。

然后,他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将密码告诉沈弘武之后,就把银行卡丢到沈弘武的手里,说道:“这里面应该有点钱。你就用这里面的钱,在西京找个武馆租下来,也好安顿这些弟兄。”

说着,他看了看诊所外面。因为诊所实在是太小,所以绝大多数的人,此时都站在诊所的外面,晒着太阳。

“杜医生,这怎么使得。”沈弘武忙摇头说道,“我经营武馆这段时间,也有不少存款,租武馆那点钱,我自己能承担得起。”说着,他就要把银行卡还给杜晨。

杜晨坚持的说道:“这不一样,你们来到西京是帮我的。我怎么能让你掏钱再说,这钱我也用不上,你们要是不用的话,说不定这里面的钱,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没了呢。”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谢谢杜医生的好意了。”沈弘武勉为其难地收下银行卡。

“都是自家兄弟,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杜晨故作生气的说道。

“哈哈,既如此的话,我就不客气了,不然就显得我太矫情了。”沈弘武哈哈大笑,就收起银行卡。

沈弘武和方天生等人并没有在诊所过多停留,毕竟,学员们一路奔波,也实在太累了,而杜晨的诊所里,根本容不下这么多人,所以,沈弘武和方天生先是把学员们安顿在酒店里,至于他们二人则是拿着杜晨的银行卡,在西京寻找武馆去了

三才街,不归酒吧,这里正是猛虎帮在西京的产业之一。

因为现在还是白天,酒吧里显得非常冷清,叶少龙正在二楼的一个包厢里午休。忽然,门外响起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