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

“不知道,好像是刘主任被人打了。t”

“那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我们进去救他啊”

随着刘尘远的哀嚎声不断传出,刘尘远的办公室门口早就聚集了一群医生护士,包括许多病人也围在了这里。

有人也想过要冲进去救他。

不过在看到门口的几个保安之后,就又熄灭了心中的想法。

连保安都在这里看热闹,他们凑合个什么劲。

于克坚通过上次送锦旗事件,在第一医院可谓是出了名了,谁不认识他

就算是有人不认识他,也通过别人的嘴巴知道了他。这种时候,不管是什么原因,让于克坚暴揍刘尘远,都没有人敢上去凑这个热闹。

要知道,一个市里,最不能惹的人有两种。

不是当官的,也不是有钱的,而是小混混和卖苦力的人。

俗话说光脚的不怕有钱的,当官的,有钱的,都有家世顾忌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做的太过分。

但小混混,和卖苦力的就不一样。

他们通常没有什么文化,就是光脚的啥也不怕,真把他们这一类人惹毛了,他们就会什么都不管,直接弄死你都有可能的。

而于克坚虽然不是卖苦力的,但他手下却有一大群卖苦力的建筑工人,还跟他们称兄道弟,谁敢惹他

医院保安不过也就是拿一份死工资而已,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傻的给刘尘远出头。

“别打了,救命啊快来救命啊”

刘尘远拼命的哀嚎,但任他如何哀嚎,落在他身上的拳脚就是没有停过。

也不知道于克坚这几人是经常揍人还是有人教他们,貌似是打出了经验似的。

拳脚落下来都很重,打的刘尘远哀哀叫。

但打的位置却多是屁股,大腿这类肉多的地方,打的痛是很痛了,但却能够不伤着他,就算拿去做伤势鉴定,也最多鉴定出一个轻伤而已。

“怎么回事,在这里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

终于人群里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人群纷纷让开一条宽达半米的小道,柯有伦柯院长走了进来。

“柯院长,你来的正好,快来给我主持公道。”

于克坚朝着刘尘远呸了一声,又对身后的两个人说道,“把他拉出来,让这个无良医生见见他们的院长,让柯院长给我们主持公道”

说着,于克坚便指使着手下将脱得只剩一条裤衩的刘尘远从卧室里给拉了出来。而此时的他已经是两个大大的黑眼眶,全身淤青,没有一寸好皮肤了。

“柯院长,你得给我做主啊,你们医院出了这么个无良医生,你管不管”于克坚还不等刘尘远开口,便率先说道,弄的他好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