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楼大厅里的聂无双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儒雅的脸上闪过不解的神色,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挂断了电话聂无双心里不解的想到。

虽然此时的他很想问问周围的人,谁是杜宇,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既然聂冰韵没有直接和自己说明那个杜宇是什么人,肯定有她自己的想法。

“聂少,我听闻聂老爷子的病,被一位神医治好了不知道这是真是假”忽然,一个三十多岁,有点秃顶的男人,凑到聂无双的面前,笑呵呵的问道。

虽然现在坊间都传言,聂老爷子的病被一位不知名的神医治好了,但这件事情毕竟还没有得到聂家的承认。今天来的人这些当,虽然有不少是给聂家一个面子,但更多的人,还是想要确认这件事情的真假。

毕竟聂老爷子作为聂家权威性人物,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是身体健康与否,对西京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是啊,如果聂老爷子的病真的被治好了,那我们可要恭喜了,可要这只是传言的话岂不是让我们空欢喜一场”秃顶的话刚落,周围的人也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我看聂少的脸色这么好,聂老爷子的病肯定好了。要知道,咱们聂少可是一个孝子啊。之前坊间传言,聂老爷子病重的时候,咱们聂少可是愁眉苦脸,寝食难安啊。”一个油嘴滑舌的男人笑嘻嘻的拍了一个马屁。

“我们当然也希望聂老爷子的病彻底好了,但这件事情没有聂少发话,我们始终是不敢相信啊。”

“”

聂无双听着周围人的话,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淡淡的说道:“诸位别急,这件事情我等一下就公布。”

说完,他穿过众人,走到事先准备好的主席台前,先是试了试话筒,才笑着说道:“非常感谢诸位能给我聂无双,以及我们聂家这个面子。”

聂无双在说话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将目光目光看向主席台的位置。当他的话音落下,大厅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我想,大家之所以能给我这个面子,给我们聂家这个面子,更重要的还是你们担心老爷子的病情。”聂无双不失幽默的说道。

和聂家交好的人,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嘴里发出善意的笑声,可是那些别有用心,来参加这场喜宴的人,脸上则是有那么一点尴尬。

但是因为聂无双的话说得恰到火候,这些人就算是趁机找事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