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慑宵小为什么”曾珲一怔,不解的问道。他的身份还没有达到秦鸣这一层次,对西京上流圈子的博弈知之甚少,不理解也是正常的。

“呵”秦鸣看了一眼曾珲,嗤笑一声,起身背负双手说道,“西京算是整个华夏最混乱的市之一了,这里不仅有福门,碌门,甚至还有武门。无论是福门还是碌门或者是武门,其下都有数不清的家族。”

“这些家族有些是关系交好的,但更多的是还是彼此仇视的。尤其是碌门”秦鸣掷地有声的说道,“碌门内斗由来已久,聂家在西京的地位虽然不低,但是还能够和聂家抗衡的家族也不是没有。这些家族也仅仅是比聂家差了一线而已。”

曾珲点点头,但还是不解的问道:“可是这和聂无双摆喜宴有什么关系”

“愚蠢。”秦鸣冷哼一声说道,“聂家老爷子就是聂家的支柱,一旦老爷子倒下,聂家在西京的地位就岌岌可危,那些本来就惦记聂家的家族,岂能不落井下石在这之前,聂家老爷子还没死呢,就有家族敢不把聂家放在眼里。”

“现在聂无双只是借着喜宴,告诉西京各家族的人,聂家还是曾经的那个聂家。如此一来,自然能够震慑住那些想要轻举妄动的宵小,暂时保住聂家的地位。”秦鸣淡淡的说道。

“但是聂家老爷子迟早会死,就算能保持一段时间,但将来,聂家还是要被那些家族踩下去啊”曾珲疑惑的说道。

“你以为聂家都是吃素的”秦鸣冷笑,这家伙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聂无双为什么要震慑住这些宵小自然就是想要腾出手来,收拾那些可能对聂家不利的家族。两年的时间,足够聂家布局了”

“而且我听我的人说,那位神医曾说过,至少能够保住聂老爷子两年的寿命。而这两年的时间里,那位神医还会找其他的办法,治疗老爷子的身体。到时候,老爷子可不仅仅是再活两年那么简单了。”说到这里,秦鸣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

因为聂老爷子的缘故,现在的聂家在西京可谓是如日天,要是真的让聂老爷子再活十年,到时候西京能够和聂家抗衡的家族,恐怕早都没有了

虽然他和聂家并没有什么仇恨,但也不想看到聂家在西京一家独大。想到这里,秦鸣暗暗攥起拳头,就算是真的有家族要一家独大,这个家族也只能是秦家

“原来如此。”曾珲恍然大悟,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

“那这聂无双的喜宴,咱们还去不去”很快,曾珲又不解的问道。这喜宴在他看来,简直就是用来炫耀的,去不去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