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局,林局。m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有眼无珠,没有认出林局来,还说来了那么多不听的话,还希望林局能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陈秋“噗通”一声,跪在林云的面前。

他很清楚,要是自己不能让林云满意,自己这警察职业算是走到头了做警察这一行的,哪有不得罪人的尤其是他以前仗着自己手里有点权力,没少鱼肉乡里,得罪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自己做警察的时候还好,就算那些人恨自己,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但要是把自己身上的这层皮给扒掉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危险了

只要想想自己曾得罪过的人,他就是一阵脊背生寒,不寒而栗啊所以,今天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不能让林云扒了自己的皮

“你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你错在什么地方。罢了,刘所长,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事情解决之后,写一份报告,送到市局,要是不能让我满意的话,你这个所长,也不用再干了”林云一挥手,怒气冲冲的说道。

虽说他也有着趁机为自己女儿报仇的想法在内,但是陈秋的嚣张态度,着实让他惊讶,这样的人,怎么能在公安系统里继续任职

刘所长顿时满脑门子冷汗,林局长这还真是铁了心要办陈秋啊。想到这里,他投给陈秋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陈秋啊陈秋,你可别怪我,为了老子自己的前途,也只能将你牺牲了

陈秋的脸则是彻底绿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会得罪了市局的局长

“若溪啊,我们走。”林云冷哼一声,拽着林若溪的胳膊说道。

“等等。”林若溪忽然说道,在林云不解的眼神,她来到杜晨的面前说道,“杜宇,你好像是来西京旅游的吧有熟人在这里吗”

杜晨微微一怔,摇头说道:“没什么熟人。”心里却苦涩不已,自己哪里是什么来旅游的,来逃难的还差不多

“既然这样的话,你就先跟我到我家吧。反正我这几天也没有什么事情,你想要到什么地方玩,我就陪你去”林若溪笑眯眯的说道。她对杜晨的印象还是很好的,不然也不会对杜晨发出邀请。

杜晨的心里还真是一动,毕竟自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要是能有个熟人的话,也能尽快的熟悉这里。

但是很快,他就摇摇头,就算林若溪肯,林云也未必肯啊

“若溪啊,这位是你的朋友”林云打量一番杜晨,好奇的问道。林若溪的朋友并不多,有数的几个他都见过,这个年轻人还真是第一次见。

“是啊。他是外地来的朋友,在这里没有什么熟人,爸,就让他到咱们家住几天怎么样”林若溪撒娇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