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哥,秋哥,这次你无论如何也得帮帮小弟啊。”飞哥的心里虽然腹诽不已,但是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说道,“谁不知道我飞哥能在这一带混的风生水起,那都是靠咱们秋哥的照拂啊”

“饭可以多吃,但是这话嘛,可不能乱说。你怎么混的,和我可没关系。”陈秋冷冷的说道,想拉爷爷下水,还不想割点肉,哪有那么容易。

飞哥的神色微微一变,犹豫片刻,伸出三根手指说道:“秋哥,要是您这次能帮小弟一次,事成之后,我给你这个数”心里却在滴血,他只是火车站这一带的小混混,三万块钱,对他来说,可不是小数目啊。

他娘的,真是偷鸡不成反倒蚀把米啊孩子被抢回去了不说,还要白白给陈秋这个王八蛋三万块钱。

“三万你以为我是叫花子你在打发臭要饭的知道不知道,就凭你们做的事情,就够判你们个十年八年的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抢孩子,你们好大的胆子啊”陈秋冷笑道。

飞哥气得差点想骂人,难道三万块钱就是个小数目嘛还他妈打发要饭的,谁他娘的打发要饭的,要给三万块钱

“好我给你这个数”飞哥心里虽然生气,但是也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要是陈秋不肯帮助自己,那可就真的完了,便伸出五根手指,阴沉的说道,“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你还有要求”陈秋不屑的说道,“既然你不肯出钱消灾的话,你就带着你的钱,一块吃牢饭”

他很清楚,和飞哥这样的小混混打交道,一定要牢牢占据上风,不然的话,飞哥就会得寸进尺。

“别别别,秋哥,我的好秋哥,我的要求也不高,只是想要给那个小子一个教训而已”飞哥连忙安抚,然后神色阴沉的说道。

陈秋微微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飞哥说的人是杜晨。

想了想就说道:“好,这个人情我可以卖给你,但是只许这一次。”他也看杜晨不是很顺眼,再说,不就是给一个外地佬一个教训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谢谢秋哥,谢谢秋哥。”飞哥笑着说道,心里却暗暗想到,臭小子,让你敢多管闲事,待会老子出的血,就在你的身上打回来。

“不过嘛,这件事情我也需要打点打点才行。这样,你再给我这个数。”陈秋眼珠子一转,伸出两根手指说道。

飞哥的脸都快了,这两万再加上之前那五万,可就是七万了,自己就算是偷个孩子来,也赚不来这么多钱啊

但是人在屋檐下,又不得不低头,只得将这笔账都算在了杜晨的头上

杜晨等人所乘坐的警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