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山庄。

年保春此刻正坐在林英男的对面,他的神色虽然平静,可是他的右手拇指和食指,正在飞快地捻动着手里的手串。

显示出他的内心并不像外表那么平静。

和年保春平静之下的紧张比较起来,林英男就算是没心没肺了,她的左手搅动着咖啡,右手还在玩着手机。

“唉。”不知道过了多久,年保春终于耗不过林英男,把手里的手串放在茶几上,纳闷的说道,“我说,难道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担心杜晨”

在得知杜晨率众前往明杭娱乐会所的时候,年保春就有点坐不住了。本来他过来是要和林英男商议商议怎么应对这件事情,可是林英男倒好,就大大咧咧地坐着,像是一点也不担心一样。

“担心什么小师弟的命硬着呢。就算是蟑螂,也没有他的命大”林英男一脸轻松的说道。

“可是他今天晚上毕竟是要面对数名炼精化气三重的武者,还闯入了猛虎帮的大本营。唉,他啊,还是太冲动了点”年保春抓起手串,再次捻动起来,没好气的说道。

古有鲁肃单刀赴会,现在这杜晨也是差不多了一想到这里,年保春就很心烦地摇摇头。杜晨的身上还担负着极其重要的责任,要是就这么死在明杭,简直是太可惜了

“放心吧,小师弟刚刚突破到炼精化气大圆满,再加上华老还传授了他放字诀和收字诀,区区几个炼精化气三重的武者,还威胁不到他。况且”林英男摆摆手宽慰着年保春,话说道这里的时候,她的语调陡然变冷,“要是小师弟连这个小毛贼都无法应付的话,还是趁早死在这里算了”

“你唉,你可真是。”年保春神色微微一变,指了指林英男,无奈地摇摇头。

“我这也是相信小师弟,不会死在明杭。我觉得,年老头,你与其担心小师弟的安危,不如考虑考虑这件事情怎么善后吧”林英男打了个哈哈,随机认真的说道。

年保春微微一怔,沉吟片刻,却没有立即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反问道:“英男,你是怎么想的”

“你这老狐狸,还真是狡猾。”林英男翻了个白眼,起身说道,“根据我的了解,今天晚上张少飞也在明杭会所内,按照小师弟的脾气,今天晚上这张少飞的命,可未必能够保得住咯”

“哼。区区一个张家,在福门里至多算是个末流家族,就算是杀了他,又能如何”年保春不屑的笑道。

“行行行,我知道您老厉害,可是啊,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拔苗助长啊而且被老鹰庇护的小鹰,是永远学不会飞的。”林英男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