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江云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m现在的人对中医都不是很相信,甚至华夏国内还有不少反中医的人,认为中医都是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江云虽然是为数不多相信中医的人,可是杜晨连诊脉都不诊,心里还是有点担忧。

“他的药方是最符合你的。”蒋天寿叹口气,难得的说道。他是不得不承认,毕竟当着媒体的面,尤其是刚才女记者已经把杜晨的药方念了出来,要是他敢撒谎的话,到时候有数不清的中医会站出来批判他,这样的脸他丢不起,所以就做了个顺水人情。

江云对蒋天寿还是非常相信的,听到蒋天寿的话,点了点头,然后才对杜晨说道:“杜医生,谢谢你。”

杜晨摇摇头,没说什么,心里却有点悲伤。中医可是华夏国的国粹啊,怎么现在落到了这步田地他的愁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不再考虑这件事情。毕竟现在中医式微是大势所趋,仅凭自己一个人还没有能力改变这种状况

很快,女记者就去采访蒋天寿。蒋天寿的患者是一名患有羊癫疯的病人,对蒋天寿来说,这只是手到擒来的毛病,下的药方也是中规中矩。

那么,问题来了

女记者看了看杜晨又看了看蒋天寿问道:“这一句,杜医生和蒋神医都给出了正确的药方。而且两位写出方子的时间,也只是一前一后,这一局,到底是算谁赢呢”

其余的人也纷纷将目光看了过来,蒋宏郞更是气得压根直痒痒,没想到连自己的父亲,在面对杜晨的时候,都没有任何的优势。

蒋天寿想了想说道:“这一局是我输了”

“哗”此言一出,顿时哗然。在蒋家医馆的人,基本都是蒋天寿的粉丝,在他们看来,蒋天寿才是明杭最好的中医,可是现在却输给了一个毛头小子。

蒋天寿也不管这些人是怎么看,很快就又从纸箱了抓出一个纸团,杜晨也不甘示弱。

两人抽到的患者很快来到他们的面前。

这次两人挑选的对手,病情都比较复杂,无论是杜晨还是蒋天寿,都不敢只看一眼,就确定对方的病情。

杜晨的患者是个近六十岁的老人,脸色非常不好看。

诊脉过后,杜晨问道:“老人家,你是不是有泄泻的毛病”

“是啊。”老人点头痛苦的说道,“我有这毛病好几年了,最近这段时间病越来越严重了,每天要跑厕所十余次,你摸摸我的手都是凉的,浑身上下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说着,老人还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