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女记者为了表现出对蒋天寿的尊敬,还是凑到蒋天寿的面前问道:“蒋老,请问事情确实是这样的吗”

蒋天寿倒是并不想承认,可是自己的儿子都这么说了,要是自己矢口否认的话,岂不是打自己的脸,于是只能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是的。”

女记者倒吸一口冷气,心说这蒋家的人赌注倒是玩的够大的。

蒋天寿看了一眼女记者,见她还有再问的意思,就淡淡的说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杜医生,我们开始比试吧”

“没问题。”杜晨微微颔首,在治病救人的方面,他不会怕任何人并不是说他的医术真的天下无敌了,而是他对自己的专业,非常有信心。

“就是不知道蒋老准备怎么比”杜晨问道。

“很简单,三局两胜”蒋天寿伸出三根手指说道,“既然是在我们蒋家医馆比试医术,我们就看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治好病人。”

杜晨皱皱眉头说道:“要是这么比试的话,未免有些不公平。”

“哼,杜神医,难道你怕了不成”蒋宏郞以为杜晨怯场了,冷笑着说道。倒不是他自大,而是他从小就活在蒋天寿的阴影下,在他的心里,蒋天寿就是明杭最高明的医生,没有之一

虽然杜晨已经表露出来的医术,非常令人惊讶,但是他也同样不觉得杜晨的医术在自己的父亲之上

杜晨摇头笑道:“倒不是说我怕了,而是我怕你们输了,反倒说比试不公平而不甘心啊”

“你开玩笑,我父亲会输给你这个毛头小子”蒋宏郞怒极生笑,指着杜晨的鼻子说道。要是蒋天寿也输给杜晨的话,他这辈子就抬不起头来,一家人都栽在一个人的头上,这得多倒霉啊

杜晨也没说话,只是看着蒋天寿。蒋宏郞今天撑死了就是一个旁观者而已,他就算是说的再多,也比不上蒋天寿的一个屁管用。

蒋天寿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点头说道:“杜医生所言极是,要是定制个这么粗糙的斗医方式,未免有失偏颇。”

然后,他将目光看向众人,淡淡的问道:“不知道大家有什么建议”他这是故意为之,就算自己的医术真的比不上杜晨,自己的胸襟也要比杜晨宽广即便这种胸襟,只是表面工程

有个记者想了想说道:“不如抓阄吧。每位患者对应一个数字,抽到哪个数字,就为哪个患者治疗。毕竟这世界上病症多种多样,想要找出完全一样的患者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抓阄的话,凭借的只是两位运气,谁也不能搞鬼”

“我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这位记者的话,引来不少人的附和,就连那些患者也是纷纷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