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客厅。

聂冰韵正坐在林英男对面的沙发上,此时的她翘着腿,笑眯眯地打量着对面的林英男。她一直觉得自己很美,可是在见到林英男的时候,她着实被林英男英气的外表惊艳了一下。在没有见到林英男之前,她一直觉得女人的身上绝不会有那种“英气”的美。

但是在见到林英男之后,她的想法发生了改变。毕竟,活生生的人就坐在自己的对面,没有比这更具有说服力的了。

林英男只是自顾自地喝着面前的茶水,就像是没有看到聂冰韵那审视的目光一样。和聂冰韵的优雅比起来,她就显得有点粗暴。但是这样的粗暴恰到好处,很是吸引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被这种粗暴吸引,却不会引起人的反感。

“你好,我叫聂冰韵,来自西京。”聂冰韵忽然伸出自己白皙的右手,笑眯眯的说道,“我是来感谢杜医生的。”

林英男伸手和聂冰韵握了握,不咸不淡的说道:“感谢倒是不用,小师弟本来就是个医生,治病救人是他的本分。”

显然,林英男知道聂冰韵的身份,也知道她今天来此的目的。或许,聂家的身份在明杭其他人看来十分尊贵,但是在林英男看来不过尔尔,对待聂冰韵的时候,也没有格外的亲热,就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一样。

聂冰韵摇晃着螓首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虽说治病救人是医生的本分,但并不是所有的医生都能治好我父亲的病。更何况,杜医生为了治好我父亲的病,还累的昏倒过去。于情于理,我都应当来看看。”

林英男没再说话,她不是一个喜欢多话的人,更何况是和一个漂亮的女人。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杜晨扶着楼梯扶手,缓缓地来到客厅。当他看到聂冰韵的时候,微微一怔,疑惑道:“你怎么来了”

说着,他还向林英男走去,坐下后,依旧疑惑地看着她。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前来找自己的人,竟然是聂冰韵。

聂冰韵笑道:“我是来感谢杜医生的。”

杜晨摆摆手说道:“感谢就不用了,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

聂冰韵笑了笑,就像是冰山融化了一样,“你和林小姐的话还真是如出一辙。坦白说,我今天来除了要感谢杜医生之外,还想问问,我父亲的病情,当然也包括杜医生接下来要怎么治疗我父亲的病。”

“老爷子的病,还需要再针灸几次。不过你现在也看到了,我用的针灸之术,不是想用就能用的。”说到病情,杜晨的神色变得认真起来,但很快就苦笑着说道,“所以想要再给老爷子施针灸,就要等到我的身体恢复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