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晨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够让蒋家不好过的话,自己就一定要去做。所以很快,他的心里就没了芥蒂。

“不过就算要给蒋天寿治病,也不能他们一求,我们就去。”林英男淡淡的说道,“蒋天寿那老家伙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在小师弟为蒋天寿治病之前,我们要好好造势,让明杭的所有人都知道,小师弟要为蒋天寿治病。”

年保春点点头,这是一个为杜晨造势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想了想他说道:“既然如此的话,英男啊,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做了。你也知道,我就是一个旧社会的小老头,对现在这些信息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远远没有你了解,就算是有我帮你也只能帮倒忙,所以啊,这件事情非你莫属咯。”说完,他拍了拍林英男的肩膀,转身离去。

“这个狡猾的老头。”林英男咬牙切齿,盯着年保春的背影,没好气的说道。

杜晨的脸上则是露出笑容。他觉得只有林英男这样子,才有点女人味。

“笑什么笑还不是因为你”林英男瞪着眼睛说道。

杜晨二话不说,直奔自己房间而去,只留给林英男一个背影。

林英男又好气又好笑,摇摇头说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和小师弟生气呢就算他的身上背负有太多的东西,他也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可是她的脑海里就浮现出杜晨初来乍到,自己刻意引诱他的场面,就算她是林英男,脸上也不禁一红。

他真的只是一个孩子吗

顶天集团。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顶天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面还是灯火通明。牛顶天正疲惫地坐在转移上,此时的他脸上早已没有了往日张扬跋扈的神采,换来的是无尽的疲倦。与叶少龙合作这么久,虽然是让他享受到了无尽的风光,可提心吊胆也是常有的,常年的高压下来,有时候他的心里也会想,不如就这么放手算了

但是现实的因素却是告诉他,自己还不能放手,一旦放手的话,放掉的不仅仅是财富,还有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所谓的上了贼船就是这样,想要下船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船触礁,不得不下船;另外一种就是到岸了,自然可以下船了。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牛顶天依旧没有看到岸边的影子

现在的他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让船触礁,还是由他导致这艘大船触礁

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是一沓文件,这上面记录着的正是顶天集团,这么多年为猛虎帮洗钱的证据。

这些证据只是其中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