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青龙山庄,杜晨遇到了几个意想不到的人。这其中有年保春,更有蒋宏郞兄弟。此时年保春和林英男坐在沙发的一面,蒋宏郞兄弟坐在另外一面,两人的脸色有些焦急,但更多的还是忐忑,正在和年保春说着什么。

“年老。我父亲目前卧病在床,所有的医生都束手无策,在这明杭唯一能够救他的人就是你啊。要是连您都不肯搭救的话,我父亲”蒋宏国说着说着忽然哽咽起来,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

原来自从中西医交流大会的最后,年保春横空出世,用非常狠辣的手段将蒋天寿踩在脚下之后,蒋天寿就卧病在床,且一病不起,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现在的蒋天寿真可谓是被一座大山压住,看了不少的名医,都束手无策。

蒋天寿自己的医术虽然也非常出色,但正所谓医者不自医,再加上他现在卧病在床,口不能言,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蒋宏国和蒋宏郞也是被逼的没有任何办法了,蒋家之所以在明杭拥有超然的地位,那全都是因为蒋天寿啊。要是蒋天寿这颗大树倒下了,他们蒋家也就从此走上下坡路了。如果他们也拥有蒋天寿那样的医术,倒是能够重振门楣

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蒋天寿那么高超的医术,如果蒋天寿就此去了,他们的后半辈子,顶多是做个普普通通的医生,度过这短暂的一生。甚至,更加不好的结果是,蒋家以前得罪过的仇人,会趁此发难。

那时候可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所以蒋宏国左思右想,目前唯有一个办法能救蒋家,那就是年保春

只是他也知道柯有伦就是年保春的徒弟,蒋家这些年一直在压制柯有伦派系,所以年保春肯不肯出手相救,他的心里还真没有底儿。

“哦蒋天寿的病居然这么难办”年保春就像是刚知道蒋天寿卧病在床一样,一脸惊讶的说道。

“是啊。”蒋宏国虽然知道对方肯定知道蒋天寿重病的消息,但现在也不敢拆穿,只能装模作样的嘘声叹气道,“所以年老,你一定要救救我的父亲啊”

说完,他拉了一把身旁的蒋宏郞直接跪在年保春的面前。

“唉。你们这是干什么”年保春一脸无奈,却没有让他们起来,心想,你们愿意跪着就跪着吧

此刻他的心里也没有主意,不知道该不该救下蒋天寿,一时间也是为难不已。就在这时,他忽然注意到刚走进来的杜晨,笑呵呵的说道,“小杜啊,你回来的正好。这里有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助。”

杜晨微微一愣,皱了皱眉头走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