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既然是上级的命令,蒋天寿就不能不从啊。hp:很快,他就装模作样地看着几个医生说道:“李厅长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快去几个人,把这个疯子抬出去。”只是,他在说话的时候,还对这几个医生悄悄眨了眨眼睛。

这几位医生都是蒋天寿派系的人,顿时明白蒋天寿不希望他们阻止,就装出一副没听见蒋天寿说话的样子,依旧傻傻的杵在原地。

蒋天寿暗暗松口气,他还真怕这几个家伙坏了自己的好事。表面上,他却装出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耸耸肩说道:“李厅长,你也看到了,他们也不听我的话。”

“反了天了,我这就给公安局打电话。”李建国是真的生气了。自己堂堂卫生厅厅长,居然连几个医生都指挥不了,这让他感觉很受伤,决定要用自己的方式,找回颜面。

“别别别”蒋天寿连忙阻止,“李厅长,要是把公安局请来的话,这斗医比赛也就不用继续下去了。”

李建国一想也是,就把掏出的手机,重新放进口袋,疑惑的问道:“蒋老,那依你之见,应该怎么办呢”

“李厅长稍安勿躁,咱们先静观其变,或许能有什么办法,化解这段仇恨呢。”蒋天寿笑了笑说道。虽然他很想现在就淘汰杜晨,但要是真的说出来的话,表现的未免太明显了,所以他决定,拖一拖。

李建国想了想,觉得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能无奈地点点头。

陈沂方见李建国重新坐下,心中大定,虽说现在他已经不是医疗系统中的人了,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得罪李建国。

“柯院长。您毕竟是我的老上司,我也不想为难你,今天我来呢,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一个说法。如果杜晨肯给我一个说法,我二话不说,这就离开。”陈沂方说道。

“说法你想要什么样的说法你口口声声说是杜晨对你捅刀子,难道也是杜晨逼你和李翠凤行那苟且之事的”柯有伦瞪着眼睛说道。

陈沂方摆摆手,“咱们现在讨论的重点,不是我和李翠凤有什么,而是那视频究竟是谁传出去的。你们也知道,因为那视频的原因,我被人废了**,工作也没了,要是没个说法的话,我的心里真的不平衡”

“哼。你被废掉,丢了工作,那都是你活该”柯有伦固执的说道,“我就不信你本本分分的工作,会有人要废掉你的身子,炒你的鱿鱼”

“你这个老东西是怎么一回事儿”陈沂方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指着柯有伦的鼻子骂道,“老子都说了,今天老子来,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一个说法,你怎么偏偏像是听不懂人话一样”

“你”柯有伦气得直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