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记者的采访,蒋天寿本来还很高兴,心里暗想,总算是有长眼睛的记者,注意到了自己这位明杭医学界的泰山北斗。但是听完记者的话,他的脸色就变得有点难看起来。,居然又是问杜晨的。

见蒋天寿的脸色不好看,记者担忧的问道:“难道蒋老并不看好杜医生”

此言一出,柯有伦等人纷纷将目光看向蒋天寿。

蒋天寿摇摇头说道:“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现在比赛的结果还没有出来,我也不好预言比赛的结果。但是我能够告诉大家的是,杜医生的患者治疗难度非常非常大”

记者微微颔首。其余的记者也借着这个机会,对柯有伦等人问出各种各样的问题。虽然这些记者问出的问题都不太一样,但是围绕的核心还是,这次的比赛,究竟是蒋宏郞能够胜出,还是杜晨技高一筹。

在杜晨还没有出现的时候,蒋宏郞几乎能够代表明杭的年轻医生。谁都知道,年轻一代中,蒋宏郞的医术是最高的。可是当杜晨出现后,这种局面就被打破,而且杜晨屡屡制造出一些传闻,不禁让人暗想,这两个明杭最杰出的医生,究竟是谁更强一点。

对于这样的问题,每个裁判的回答都是打太极,不明说是杜晨厉害还是蒋宏郞技高一筹。面对这样的结果,这也记者也是非常的无奈,很快,他们结束采访,将目光看向杜晨,以及杜晨的患者。

杜晨的患者是一个将近六十岁的老大爷,患者脸色青灰,口唇青紫,神疲乏力,少言寡语,表情淡漠。就这样的情况,别说是一个医生了,就算是一个普通人,都能察觉到这人有病

杜晨笑呵呵的说道:“老大爷,把您的右手伸出来。”虽然从望诊中,他就能断定这老人患有的是尿毒症,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决定给患者号号脉。

患者非常配合地伸出平包骨的右臂,仍旧是一言不发。

杜晨将自己右手的三根手指,切在患者的右臂上,笑呵呵的问道:“老大爷,您今年贵庚啊叫什么名字啊”

“六十三。石敢当。”患者有点不耐烦的说道。倒不是他不喜欢杜晨,而是患有这样的病,很难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石敢当”杜晨笑了,这名字还真不错,“老大爷,你这病有多长时间了”

“有两年了。”石敢当想了想说道。

“怎么两年的时间,还没有治好你的病呢”杜晨一边听着脉,一边笑呵呵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