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向布鲁塞特讲述中医知识的杜晨,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两道怒视着自己的目光。这两人正是蒋宏郞和赵继有。

蒋宏郞是又愤怒又忌惮,看到刚才杜晨和赵继有的比试,他的心里已经没有半分的侥幸,杜晨的医术比自己强了太多,就算是自己的父亲,被称之为明杭“活神仙”的蒋天寿,在医术上都未必会比杜晨强。

这样的对手,自己要怎么才能战胜啊,蒋宏郞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头上、脸上的冷汗像雨点一样“唰唰唰”落下,恨不得能直接用眼神把杜晨杀死。

赵继有是觉得自己很丢人,上午的时候,自己才还在嘲笑杜晨丢中医的脸。下午自己就毫无悬念的输给杜晨,岂不是说明自己连杜晨都不如

尤其是此时一些医生正在叽叽喳喳的议论着,更是让他烦躁不已。尽管这些医生并没有明说赵继有的医术不如杜晨,但他们在惊叹杜晨医术的时候,也就间接的把赵继有贬低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言,简直是不敢相信。华夏居然还有医术如此精湛的医生。”上午还在嘲笑杜晨的医生,现在看着杜晨的眼神里满是尊敬。

“切。这就是你头发长,见识短了吧我可是听说,十几年前,咱们明杭市有个神医,名叫年保春。”有个医生摇头晃脑,一副自己很有见识的样子,“据说啊,就没有年保春治不好的病,那才是真正的神医。”

“不对啊,咱们明杭的神医不是活神仙蒋天寿吗怎么又出来一个年保春”有医生反驳。

“切。蒋天寿出名那是在年保春退隐之后,如果年保春不退隐,哪轮得到他蒋天寿在明杭扬名立万而且你们肯定不知道的是,年保春以前就是咱们明杭医术研究院的院长。蒋天寿能成为院长,也是因为年保春退下去而已。”

“对。年保春这个人我也有所了解,据说他以前就是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

“靠。十年前的老黄历,你们也要翻出来。真是把历史当成新闻。的确,十年前年保春确实在明杭非常有名,但十年前的医疗条件是什么样现在的医疗条件是什么样要是年保春真是什么神医的话,这十年来他用龟缩起来,不敢露面”

“依我看来,年保春就是知道他那所谓的神医只是一个虚名,才不敢出来丢人现眼。现在的明杭神医是活神仙蒋天寿,才不是什么劳什子年保春”一个蒋家的拥趸者,一脸讥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