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医呸他就是个庸医”

走道里,李藏德狠狠的吸着烟,至少他这句话没有说错。刘尘远就是个庸医。想到自己因为这样一个庸医,而被张少飞赶了出来,李藏德心中就不平衡。

自己一心一意的跟随张少飞,替他办事,替他跑腿。

遇到一个庸医,还替他打抱不平,既然治不好嫂子,还要这个庸医做什么,就该来教训一顿。

这就是李藏德的想法。

而当时,李藏德就是想过去教训刘尘远的,只是他被张少飞给赶了出来而已。

“庸医,我呸”

将烟头丢在地上,一脚狠狠的踩灭。

李藏德的怒气不减反升,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比刘尘远更加讨厌的人。

“是之前那个乡巴佬,他怎么穿上医院里的白大褂了”

本来就是怒气当头,加上又是冤家路窄,李藏德的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狠狠的教训一顿杜晨,拿他来出出气。

没错,李藏德看到的就是杜晨。

杜晨已经洗漱完毕,悠闲的吃过早餐,换好衣服,优哉游哉的走在医院的走道里。

他很享受此刻的感觉,因为在这里有无数的病人等着自己来救治,让自己把自己的所学完美的展现出来。

身为一个真正的医者,治病救人不仅仅是杜晨的天职,更是他的爱好。

“乡巴佬,真的是哪里都能遇见你啊。”

李藏德忽然一声大吼,他从来都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自从上一次杜晨手里吃过那么大一个亏之后,还没有来得及报复。此时冤家路窄,李藏德哪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看脚”

常年练习跆拳道的李藏德,习惯性的一脚朝着杜晨的脑袋上踢去。一脚踢出之后,李藏德就后悔了。他想到了上一次被杜晨一根手指头就制服了,眼前这个乡巴佬远远不是自己能对付的啊。他眼神中泛起一股恐惧,连忙收力回腿,却失去了平衡,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个脸朝下,狗吃屎。

这样子颇为喜感。

“乡巴佬,你等着,我会来找你报仇的。”

李藏德连忙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icu重症监护病房冲去,他要去找救兵。

“额”

“这是在耍猴戏么”

杜晨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自然认出了这李藏德就是上次在医院门口跟自己发生冲突的公子哥。只是不明白,他跑到自己面前来自己摔个大马趴,又朝自己放狠话是什么个意思

“单挑”

“还是找人来群殴我”

杜晨摇了摇头,表示这种公子哥的思维模式,自己不懂,也不想懂这种脑残的思维模式。不管李藏德有什么招数,自己接着就是了,这种脑残公子哥杜晨还从来不放在眼里。

“张少,张少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