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晨两人慢悠悠吃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结算账单,向火锅店的外面走去。巧合的是,在杜晨两人向外走的时候,正好也有几个外国人从火锅店里走出来。

于克坚好笑的说道:“我们明杭这个小地方最近这是怎么了在什么地方都能看到这些老外。”

杜晨的心里也是微微一动,就连他也发现,最近这段时间,明杭市经常有外国人出入。他不觉得这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明杭忽然出现这么多外国人,肯定是要发生某种事情。

“啊”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容貌英俊的外国人,忽然面露痛苦,夸张地张大嘴巴,双手抱着腹部,直接蹲在地上。

本来他身旁的两个外国人还在有说有笑的用英语谈论着什么,当他们注意到此人的异样,忙用英语问道:“布鲁塞尔,你怎么了”

被称之为“布鲁塞尔”的外国人,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道:“肚子疼”

“快送他去医院吧。”其中一个看起来有五十来岁,金发碧眼,大肚翩翩的外国人说道。

“布鲁塞尔,你坚持一下,我们这就送你到医院去”另一个年轻的外国人拍了拍布鲁塞尔的肩膀,起身在四周张望一圈,就来到杜晨和于克坚的面前。

“请问,医院在什么地方”年轻的外国人焦急的问道。他是非常标准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名字也是非常大众化,叫做杰克。

“我就是医生。”杜晨淡淡的说道。

杰克的脸上满是迷茫,因为杜晨说的是华夏语,他目前还没有掌握这门语言。

杜晨也不管杰克能不能听懂自己的话,两步来到布鲁塞尔的身前,只是简单地看了看,就知道布鲁塞尔这是非常标准的急性胃痛。这种病并不是很难治,甚至民间还有一些小偏方,更是难不倒杜晨。

很快,杜晨就掏出随身携带的金针,准备治疗布鲁塞尔的病。

但就在这时,五十来岁的外国人激动的说道:“你要干什么你这是非法行医,我们并不相信你们华夏的针灸我们要去医院。”

杜晨皱着眉头,这老外唧唧歪歪的说什么呢

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这老外应该是不相信自己的医术。想到这里,他看着布鲁塞尔,也不管布鲁塞尔能不能听懂就说道:“我现在要为你针灸,你要是相信我的话,就点点头。”

说到这里,杜晨点了点头。

然而让杜晨意外的是,布鲁塞尔竟然懂得华夏语,说道:“别说了,我相信你。”

说完,他用英语对年长的外国人说道:“汤姆,你不要阻止他,我相信华夏的针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