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市里没有鸡鸣,但良好的作息习惯,还是让打坐调息了一夜的杜晨在早晨七点准时睁开了眼睛。长呼一口气,他只感觉浑身神清气爽。

昨天为董璃治病,又耗费力气救治那个被绑架的小女孩。消耗不可谓不小,好在如今的他已经是炼精化气的第二重了,内气打通了浑身手足经脉,形成了一个小周天循环。虽然五脏六腑以及头部的经脉仍旧是闭塞的,使这个小周天循环不甚完美,但比起之前在炼精一重的时候却是强了太多。

至少,以前他可做不到,这样大的消耗之下,只打坐一个晚上便能完全恢复。

缓缓的站起身来,杜晨走向洗手间,不疾不徐的刷牙洗脸,准备去医院上班。

他却不知道就在此时,昨天经过他的治疗已经有所好转的董璃,此刻却再度发病了。

第一人民医院icu重症监护病房。

董璃的身上被插满了各种管子,她的面色苍白,浑身不自觉的小幅度抽搐,显然是疼痛到了极点而造成的。而此时,哪怕哪怕鼻子里就塞着氧气管,她竟也呼吸不畅,就好像自身的气管被堵住了,哪怕是你拿着高压氧气硬生生的往肺里灌,也灌不进去一样。

“怎么会这样刘主任,你快想想办法啊。”

从来都是雍容华贵,温婉平淡,在生意场上向来以处变不惊,擅长以外科手术式的方式击败敌人而闻名的董夫人,此时面容却变得异常焦急。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击败这个女人,唯有面对女儿的病,她丝毫没有办法。

董夫人焦急的说道:“你快想办法啊,昨天璃儿不还是好好的么怎么今天就变成这样了。”

“我,我”

刘尘远比董夫人更加焦急,“董夫人,您别着急,我正在想办法,我一定有办法的。”

刘尘远在一边手忙脚乱,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他甚至找不到董璃的病因,不知道她为何会变成这样。想起昨日里杜晨说的阴阳失调,他心中不由得一阵茫然,难道那小子说的真的是对的

不,不对

刘尘远狠狠的甩了甩头,董璃在她手里已经有足足三年了。

三年来,虽然董璃时常发病,但却没有任何一次像今天这样,就只是昨天杜晨给董璃施针之后,看起来有所好转了,但只是过了一晚,却更加严重了。

一定是那小子搞的鬼,他在董小姐的身上动了手脚,他想害我刘尘远恨不得现在就把杜晨抓来问个明白清楚,但此时董夫人的催促就像是一道催命符那般,让他不能离开这里半步。

“你快想办法啊,你没看到璃儿现在很痛苦吗”

“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