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九月十三,晨。暗有雾。

太平客栈饭厅里,看起来好象真的很太平。

大家都太太平平地坐着,看起来都好象很客气的样子。

尤其是狼君子更客气。

最不客气的是小马.眼睛一直瞪着他,拳头随时都准备打出去。

温良玉好象根本没看见,微笑着道;"这一夜各位辛苦了。"小马:"哼!"

蓝兰嫣然道:"辛苦虽然辛苦了一点.现在大家总算还都狠太平。"温良玉道:"郝老板!"

生意人立刻赶过来.陪着笑道;"小的在。"

温良玉道:"先去做些点心小菜来,再去温几厅酒,账算我的。"郝生意道:"是!"小马忽然冷笑.道:"郝生意的生意虽然做成了,你的好生意却还没有做成,何必先请客?"温玉良笑道:"生意归生意,请客归请客,怎么能混为一谈?"小马道;"就算生意做不成.客你也要请?"温良玉道:"各位远来,在下多少总得尽一点地主之谊。"小马道:"好,拿大碗来!"蓝兰柔声道:"你一夜没有睡,肚子又是空的,最好少喝点。"小马道;"不喝白不喝,喝死算了!"温良玉抚掌笑道:"正该如此,现在若不多喝些,待到没有了拳头时,喝酒就不太方便了。"小马道:"你真的想要我这双拳头?"温良玉微笑。小马道:"好,我给你!"一句话没说完,他的拳头已打了过去。他的拳头不但准,而且快。

快得要命。

谁知温良玉好象早就算准了这一着,身子一滚,连人带凳子都到了八九尺外。

他并没有生气,还是带着微笑道:"酒还没有喝,难道阁下就已醉了?"蓝兰道:"他没有醉。"温良玉并不反对,也不争辩,道:"也许他只不过天生喜欢揍人而已。"蓝兰笑了笑,笑得很迷人,道;"你又错了。"温良玉道:"哦?"蓝兰道;"他并不喜欢揍人,他只不过真的喜欢揍你!"温良玉道:"哦?"蓝兰道:"不但他喜欢揍你,这里的人只怕个个都很想揍你!"常无意道:"我不想。"蓝兰道:"你真的不想?"常无意道;"我只想剥他的皮!"

温良玉还是不生气.还是带着笑道:"听说令弟的病很重?"蓝兰道:"嗯。"

温良玉道:"令弟真的是姑娘嫡亲的弟弟?"

蓝兰道:"嗯。"

温良玉道,"这位马公子也是?"蓝兰摇摇头。

温良玉道:"那么令弟的一条命,难道还比不上他的一双拳头?"蓝兰道:"只可惜他的拳头是长在他自己的手上的。"温良玉笑了笑,道:"姑娘这么说,就未免太谦虚了。"蓝兰道:"为什么?"

温五良:"姑娘的暗器功夫精绝,在下平生未见!"他一句话就揭破了她的秘密,蓝兰的脸色居然没有变,道:"阁下果然好眼力。"温良玉道:姑娘身旁的几位小妹妹,也全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若想要什么人的一个拳头,只不过象是探囊取物而已。"蓝兰也笑了笑.道:"我们现在若是想要你的一个拳头,是不是也象探囊取物呢?"温良玉笑得已有点不太自然,道:"看来在下这趟生意是真的做不成了。"蓝兰淡淡道:"好象是的。"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zhongwuqi-quantou/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