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九月十四,晨。

大厅里没有窗户,也没有阳光。

这宽阔的大厅,四面墙壁虽然粉刷得雪一般白,却终年不见日色。

阴惨惨的灯光,也不知是从哪里照进来的。

朱五太爷道:"你真的很想?"

小马道:"真的!"

朱五太爷道:"你不后悔?"

小马道:"言既出,永无后悔。"

朱五太爷道:"好!"

这个字说出口,完颜兄弟的铁拳已击下,铁拳还未到,拳风已震耳。

完颜铁右拳打小马的左颚,完颜钢的左拳打小马的右颈。

他们每个人只击一拳,这两拳合并之力,已重逾千斤。小马没有动。

快拳必重,重拳必快。

这两拳既然重逾千斤,当然快如闪电,一拳击出,力量一发,就如野马脱缰,弩箭离弦,再也难收回去了。

小马看准了这-点。

他并不是那种很有机心的人,可是他打架的经验实在太丰富。

他既然不动,这两拳当然全力击出。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游鱼般滑了出去。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zhongwuqi-quantou/1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