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婚礼记事(上)

天气很好,天空很蓝,无忧无虑的白云悠闲自在地漂浮在无边的天际,好像一朵朵大大的棉花糖,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爹地,我想看你和老爸的婚礼!”

天气很好,天空很蓝,无忧无虑的白云悠闲自在地漂浮在无边的天际,好像一朵朵大大的棉花糖,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爹地,我想看你和老爸的婚礼!”

大概是因为那些可爱的棉花糖可望而不可及的缘故,七岁的韩依惟小朋友眨巴眨巴自己黑不溜秋的大眼睛,突然冒出来一个新鲜的想法。

婚礼!有过这种东西吗?

韦浩宇讶异地挑挑眉,似乎有些意外,淡然的目光轻轻扫过突发奇想的小女儿,决定不予理会。

因为一开始打算的就是毕业后再结婚,所以即使提前揣上了寒包子,韩源和韦浩宇也没有产生所谓“奉子成婚”的念头。

可是真到了毕业的时候,“不按常理出牌”的二包子又意外入住了,韦浩宇不想挺着肚子举行婚礼,干脆就和韩源在领毕业证那天顺便跑去把结婚证给扯了。

本来呢,这女儿出生以后婚礼是怎么着也应该补上的,偏偏小公主的腿又有问题,每年要做一次矫形手术,直至她身体发育完成。

心疼和照顾自家的心肝宝贝都来不及,韩源和韦浩宇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其他有的没的,举行婚礼的念头自然也就彻底打消了。

“有什么好看的?反正你也没有婚纱可以牵。”

认真地盯着面前新鲜出炉的蓝莓慕斯蛋糕,韦依寒对妹妹突如其来的新奇想法不置可否,该怎么分比较划算呢。

“那我也要看,我还没有看过爹地和老爸的婚礼呢!”

借助身下的滑板,韩依惟倏地一下就从落地窗边滑了过来,她双手撑着下颌,趴在茶几上,目光同样停留在那个可爱的蛋糕上。

“废话!全世界的孩子多半都没有看过自己父母的婚礼!”随着韦依寒手起刀落,蛋糕被切成了完美的三份,一大两小,“呵呵——”

“我不管,我就要看嘛。”出手拦住韦依寒伸向最大那块蛋糕的魔爪,韩依惟扭头转向一直埋首在报纸里的韦浩宇求助,“爹地,帮帮我,哥哥抢我蛋糕……”

“谁也帮不了你,呵呵——”仗着手长腿长的优势,韦依寒顺利躲开妹妹的拦截,拿到了最大的一块蛋糕,“爹地和老爸压根儿就没举行过婚礼。”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yueliuhuo/4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