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虽然极不情愿,但是以零点零一毫米的微弱优势撞过终点线的瞬间,韦浩宇的身体仍是无法控制地向后倒去。

不要啊,他这么艰难才赢了滕峻一次,他不要这么丢人地结束比赛,某只刚刚为历史系锁定总冠军的小耗子不停在心底哀鸣着。

好不容易才在全校师生面前树立的光辉形象,这下肯定轰然倒地了,韦浩宇自嘲地撇撇嘴角。

意料之中的疼痛感没有出现,身体在即将接触地面的那一瞬间被揽入一个不算宽厚却很温暖的怀抱。

“浩宇,你没事吧?”韩源焦急地唤道,他几乎是以参加百米赛时都未曾发挥出来的速度冲过来的。

看韩源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勉强稳住身体的韦浩宇无所谓地笑笑,本能地想摆摆手,告诉他自己没事,少在这里大惊小怪。

可他的手刚刚抬到一半,就被胃里突然泛起的一阵翻江倒海给打败,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继而无力地垂落。

身体摇晃起来,额上冒出虚汗,一股股酸涩的苦水从胃部翻涌而上,强烈的恶心感控制不住地从心底泛起。

韦浩宇下意识地伸手捂住嘴,但是没忍住,“哇”地一声就吐了出来,半抱着他的韩源同学自然就成了遭殃对象。

顾不得自己满身的污迹,韩源慌乱地拍着韦浩宇的背:“你怎么了?小耗子,不要紧吧?”

仿佛是要把整个内脏都吐出来一般,秽物几乎是呈喷射状夺口而出,吐得天昏地暗的韦浩宇根本无力回应韩源的关心。

“浩宇!浩宇!!”韩源的表情可以用惊慌失措来形容,照这样吐下去,他真担心他家小耗子会吐到胃出血。

即使已经掏空了胃里所有的东西,韦浩宇还是无法控制胃部的**,那种恶心反胃的感觉仍然存在,他只能痛苦地跪在地上不停干呕着,直到肌肉疲乏,力气用尽。

好不容易压下恶心的感觉,勉强止住呕吐,韦浩宇已经是全身汗湿,脸上冷汗直冒,虚脱般地靠在韩源身上。

“唉——”韦浩宇无力地长出一口气,还真是丢人,在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如此狼狈的经历。

“呼——”拍拍胸口,韩源则是稍显放松地轻叹一声,在他的记忆中,这只活泼乱动的小耗子从来没有这么虚弱的时候。

用胡蝶菲递过来的温水漱了口,韦浩宇正要起身,突然脑中一阵晕眩,眼前一片煞白,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从小腹处炸开,席卷全身。

“啊!!!”韦浩宇不由自主□□出声,这样的疼痛是他以往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撑到一半的身子软软倒下,他直接昏到在韩源怀里。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yueliuhuo/1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