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

殷超凡一面按门铃,一面开始低低诅咒,因为手臂上的伤口是真正地疼痛起来了,而且,自己这一身乱七八糟的样子,不知怎样才能不给父母发现?他必须悄悄溜上楼,立即钻进自己卧室去才行,希望父母没在客厅里看电视,希望三姐雅珮不在家,希望家里没有客人……他的“希望”还没有完,门开了,司机老刘打开大门,门口那两盏通宵不灭的门灯正明亮地照射在殷超凡身上,殷超凡还来不及阻止老刘,那大嗓门的老刘已经哇啦哇啦地嚷开了:

“啊呀,少爷,你是怎么搞的呀?摔成这个样子!我就说摩托车不能骑,不能骑……”

“嘘!”殷超凡皱着眉嘘他,压低声音说,“别叫!别叫!根本没事,你不要叫得爸爸和妈知道,又该小题大作了!”

可是,已经晚了。不只老刘,花园里还有个周妈,准是在和老刘乘凉聊天!一看到殷超凡绑着纱布回来,她就一迭连声地嚷进了客厅里:

“不好了!不好了!少爷受伤了!”

完了!别想溜了,逃也逃不掉了!殷超凡心里叹着气,把摩托车交给老刘,就硬着头皮撞进客厅里。迎面,他就和殷太太撞了个满怀,殷太太一把拉住了儿子,吓得脸色发白,声音发抖:

“怎么了?超凡?怎么了?”她望着那里着纱布的手腕,那撕破的衬衫,那满衣服的斑斑点点(其实,大部分是草莓汁),脸色更白了,声音更抖了。“啊呀!超凡,你为什么不小心?家里有汽车,为什么不坐?你瞧!你瞧!我整天担心,你就是要出事!也不打个电话回来……”

“妈!”殷超凡按捺着自己,打断了母亲,“你别急,一点事都没有,只是摔了一跤,伤了点表皮而已……”

殷文渊大步地跨了过来,真不巧!父亲也在家,怎么今晚没宴会呢?运气实在太坏了!再一看,糟!岂止父亲在家,三姐雅珮也从楼上冲了下来,而雅珮后面,还跟着个范书婷!顿时间,他脑子里闪过一个记忆,天!一早就和书婷约好晚上要去华国吃饭跳舞,所以才抄近路赶回家。但是,一摔跤之后,他却忘了个干干净净!

“你先别嚷,景秋,”殷文渊对太太说,“据我看,他不会有什么伤筋断骨的大事,不要太紧张!”他是比较“理智”而“沉着”的。注视着儿子,他问,“照了X光没有?打过破伤风血清吗?”

哪来那么多花样!殷超凡深吸了口气,摇摇头说:

“我很好,爸,只伤到表皮,真的!”

殷文渊望着那绷带,血迹早就透了出来,表皮之伤不会流那么多血,何况那衣服上的斑点也是明证……他心里一动,锐利地看着儿子:“你撞了人是不是?对方受伤了吗?”

“没有!爸,就是为了闪人才摔跤,没撞人,没闯祸,你放心吧!”

殷文渊松了口气,从殷超凡的表情他就知道说的是实话。但是,手肘的地方是关节,不管伤得重伤得轻,都要慎重处理。

“景秋,”他命令似的说,“打电话给章大夫吧,请他过来看一下!”

“爸!”殷超凡拦在前面,蹙紧了眉头,脸上已明显地挂着不满和不耐。“能不能不要小题大作?已经有医生看过了,消了毒,上了药,包扎得妥妥当当了!我向你们保证,你们的宝贝儿子是好好的,别让章大夫笑我们家大惊小怪好不好?”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uge/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