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当殷超凡终于从麻醉剂、止痛针、镇定药中完全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许多天之后的一个黄昏了。

睁开眼睛来,他看到的是特别护士微笑的脸孔。室内光线很暗,窗帘密密地拉着,屋顶上,亮着一盏乳黄色的吊灯,那光线在黄昏时分的暮色里,几乎发生不了作用。外间的小会客室里,传来喁喁不断的谈话声,声音是尽量压低着的,显然是怕惊扰了他的睡眠。他转动着眼珠,侧耳倾听,特别护士立刻俯身下来,含笑问:

“醒了吗?”

“嘘!”他蹙拢眉头,阻止着,外面屋里人声很多,听得出来是在争执着什么。他竖起耳朵,渴望能在这些声音中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等待着、渴求着、全心灵祈盼着的声音!但是,没有!他听到雅珮在激动地说:

“反正,这件事做得不够漂亮!不管怎样解释,我们依旧有仗势欺人之嫌!”

“雅珮!”殷太太在劝止。“你怎么这样说话呢?挨打受伤的是我们家,不是他们家,你父亲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不但不告,还把他保出来,你还要怎样?”

“妈!”雅珮的声音更激动了,“事情发生后,你没有见到芷筠,你不知道,你不了解这个女孩子……”

“雅珮!”殷文渊低沉地吼着,“你能不能少说两句!这女孩自己太固执,太骄傲,我原可以把一切安排好,让她不愁生活,没有后顾之忧,可是,她自己……”

“爸!”雅珮恼怒地,“你总以为金钱可以解决任何问题!你难道不能体会,像芷筠这样的女孩……”

“好了!好了!”范书豪在说,“事已如此,总算问题解决了。雅珮,你就别这样激动吧!”

殷超凡的心跳了,头昏了,芷筠,芷筠,芷筠!他们把芷筠怎样了?芷筠为什么不来?她绝不至于如此狠心,她为什么从不出现?他记得,自己每次从昏迷中醒来,从没发现过芷筠的踪影!芷筠!他心里大叫着,嘴中就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芷筠!叫芷筠来!”

这一喊,外间屋里全震动了,父亲、母亲、雅珮、范书豪全涌了进来,他望着,没有芷筠!他心里有种模糊的恐惧,这恐惧很快地蔓延到他的每个细胞里,他望着殷太太,祈求似的问:

“妈!芷筠在哪儿?”

“哎哟!”殷太太又惊又喜,这是儿子第一次神志如此清楚,眼光如此稳定,她叫了一声,就含泪抓住了他那只未受伤的手,又是笑又是泪地说,“你醒了!你完全醒了!你认得我了!哎哟!超凡!你真把妈吓得半死!你知道,这几天几夜,我都没有合眼呀!哎哟,超凡……”

“妈!”殷超凡的眉头拧在一块儿,想挣扎,但是那厚厚的石膏坠住了他,他苦恼地喊,“告诉我!芷筠在哪儿?芷筠在哪儿?”

“哦!”殷太太愣了愣,“芷——芷筠?”她嗫嚅着,退后了一步,把这个难题抛给了殷文源。“芷——芷筠?”她求救地望着殷文渊,问,“芷筠在哪儿?”

殷文渊往前迈了一步,站在儿子床前,他把手温和地按在殷超凡的额上,很严肃,很诚恳地说: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uge/1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