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早上,殷超凡很早就起床了,昨晚回家太晚,母亲早就睡了,父亲却不知道跑到哪儿“应酬”去了,大约深更半夜才回来,所以,他根本没有机会见到父母,更没机会告诉他们关于芷筠的事。他和芷筠已约定了,五点钟去嘉新接她下班,然后直接就回殷家,两人都有个默契,关于竹伟,还是让他稍晚一些露面较好。总之,这是芷筠第一次来殷家,带着个弟弟总是不合适的。

殷超凡三级并作两级地下了楼,坐在餐桌上。时间又太早,父母都还没有起身,他就靠在那有丝绒靠背的高背椅上,对着餐桌默默地发呆。周妈走了过来,笑嘻嘻地望着他,说:

“你们年轻人啊,真是的!前两天好像天都塌下来了,这两天又高高兴兴的了!”她对殷超凡挤挤眼睛,“少爷,我知道你的心事!”

“你怎么会知道?”殷超凡笑着问。

“把你从小抱大的,还不知道你少爷的心事吗?”周妈倚老卖老地。“二十四了!是大人了呢!一忽儿伤心,一忽儿生气,一忽又开心得半死……你不是和女朋友伛气吵架才有鬼呢!这会儿准是和好了!是不是?”

殷超凡失笑了。

“周妈,你可以去台大医院当心理科医生了!”

“什么都瞒不过我,”周妈得意了起来。“这几天啊,范小姐也不来我们家了,你又整天关着房门怄气,我就知道小两口儿吵了架了。你别以为老爷太太不知道,他们也明白得很呢!太太那天还说,要给你早点儿办喜事,把范小姐给娶过来,免得夜……夜……夜什么的!”

周妈碰到成语就没辙了。“反正是说要给你和三小姐一块儿办喜事,所以,少爷,咱们快喝你的喜酒了!范小姐那长相,还真没得挑,你和三小姐亲上加亲,真真是……”

“周妈!”殷超凡叫,眉头紧紧地蹙在一块儿。“你在胡说些什么?”

“胡说吗?”周妈瞅着殷超凡。“没看到这么大的一个人,提到娶媳妇还害臊呢!”

“谁娶媳妇呀?”楼梯上,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殷太太正慢吞吞地走下楼,还有点儿睡眼惺忪。“周妈,你又在诌个没完了!”她一眼看到殷超凡,就高兴得眉开眼笑,精神全来了。“嗬,超凡,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

“妈!”殷超凡正正经经地问,“爸爸呢?”

“昨晚灌了酒,现在还在睡呢!有事要找爸爸吗?”

“嗯。”殷超凡哼了一声,望着周妈。“周妈,有酒酿鸡蛋吗?我忽然想吃点酒酿鸡蛋了!”

“你少爷想吃什么,会没有吗?”周妈笑着,“我给你做去!太太,你呢?”

“还是稀饭吧!”殷太太说,“别等老爷了,我们娘儿俩先吃!”

“还有我呢!”雅珮从楼上奔了下来,穿着件白兔绒毛衣,红长裤,头上,歪歪地戴着顶红色的小绒线帽,说不出地俏皮和艳丽,浑身都是青春的气息。“今天要陪书豪去大使馆办签证。”她说,坐了下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uge/1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