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安溪儿的大喜之日已过了三天,今日是安溪儿的回门日,这三天里宁依总是躲在房间里睡觉,谁来找她出去玩她都不去,整个人就像三魂丢了七魄一样的无神,饭也吃很少,整天都抱着自己双腿坐在**发呆着,谁与她说话总是应付的哼一声又安静了下来,容蓉很担忧的看着宁依,她从没有这样过,到底是什么事情对她的打击那么的大?难道是与云霄大哥有关的吗?

“容蓉姐姐,我们来找你们玩了,宁依姐姐也是,今天就和我们一起出去玩吧。”书香拉着书韵的手走进房间说了这么一句话。书韵担忧的看着宁依问容蓉道:“容蓉姐姐,宁依姐姐还是这样,我替她把脉都脉不出有什么问题,可是姐姐她却像是中了邪一样,不说话也不笑,以前的姐姐可是很活泼开朗的,哪会如现在这样的魂不守舍?不如我们去叫师兄来替姐姐看看,师兄的医术比我们还好,找他来帮宁依姐姐看看或许能看出宁依姐姐是怎么了。”

“不,不要找云霄来,不要找他,我现在不想见他,拜托你们不要去叫他。”一听到云霄的名字,宁依马上就清醒了过来,情绪和激动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容蓉急忙的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安抚的说:“好好好,不去找他来,你冷静一点,拜托你们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好不好?你不是说我们是比亲姐妹还亲的姐妹吗?为什么现在你有心事,却憋在心里不说出来,你这个样子我真的很担心。”

“我。”怎么可能问得出口呢?既想知道答案又害怕知道,无力的垂下头来,缓缓的开了口,“我很好,没事的,只是突然想静一静而已,你们不要担心,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就好。”

“你都已经静了三天还不够吗?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真的药发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是有什么心事藏在心里,你再不告诉我的话,我就去问云霄那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你变成现在这样。”容蓉有股想抓狂的冲动。

“不。”宁依焦急的抓着容蓉的手:“容蓉不要去,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好姐妹的话,你就不要去找云霄问他。”

书韵忽然想到了事情,笑笑的走到了宁依的身边说:“宁依姐姐,我们去凑热闹要不要?今天是安溪儿姐姐回门日哦,现在安溪儿姐姐和莫大哥他们在大厅里和师兄聊着天,连莫大哥的妹妹宋素素也跟着一起来了,现在大厅可热闹着呢,我们去瞧瞧好不好啊?待在这里真的挺无聊的,你都不会闷的吗?”

“宋素素?”一提起宋素素,宁依就想到了那天的事情,急忙的退到了床角,摇头道:“我不要见她,你们去就好,我不去,我不去,我很累,想在房间里休息就好,今天不想去凑热闹了,我想睡觉了,不要拉我去。”

“宁依姐姐真的是中邪了。”书香的表情凝重的说道:“平

时有什么热闹的时候,宁依姐姐总是跑第一个,想在连安溪儿姐姐回门这件大事,宁依姐姐都不想去看,还怕成这样,又没有生病,那肯定是中邪了才会这样。”

“呸呸呸,什么中邪,没有的事,宁依好端端的怎么会中邪,她是有心事,只是不愿意说出来而已,只要知道她的心事就知道了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容蓉愁眉苦脸的看着宁依,心里难受死了,到底我该拿你怎么办你才会把你的心事说出来呢?到底你的心里藏着什么样的心事?

“她确实是有心事,还是很大的心事。”宋素素在门外走了进来,很悠哉的说着,眼里有着一丝的得意闪过。

晚夕跟在后面走了进去,小声的对容蓉说:“小姐,宋素素小姐说有话和宁依小姐说,所以少主让晚夕带着宋素素小姐来找小姐,但是晚夕感觉宋素素小姐好像来者不善,不怀好意的样子。”

容蓉微微的点了一点头后,笑笑的对宋素素说:“原来是宋素素妹妹啊,你怎么知道宁依的心里有很大的心事呢?”难道她知道什么吗?

“因为。”素素笑笑的走到了床边坐下来看着宁依说:“宁依姐姐那天对素素做的事情素素已经知道了,原来一切都是拜宁依姐姐所赐的,难道姐姐不用向素素解释一下什么吗?”终于让自己查出了那天带走云霄哥哥的人便是藤宁依,宋素素气的很想杀了她,抢走了云霄哥哥,现在还破坏了自己唯一的计划,我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那天云霄哥哥的药应该也是她解的吧?

宁依一对上了宋素素的眼睛就赶紧的爬下床穿好鞋子远离着宋素素,站在书韵和书香的身后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有什么要向你解释的?”

“是吗?”宋素素悠闲的走到椅子上坐下,看着宁依浅笑道:“即便你不想解释,素素的心里也对那一晚的事情清清楚楚,你我心知肚明就好,素素今日前来是想告知姐姐一些话。”哼,云霄哥哥现在亦不会相信我的话了,那素素也要你得不到云霄哥哥。

“有什么话你说吧,我站在这里听就好,你不要靠我那么近。”今日的宋素素怎么看起来那么的诡异恐怖呢?她是怎么知道是我做的呢?到底是谁出卖我的啊?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qi/6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