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微亮的时刻,宁依翻了一个身,身上传来的酸痛感让宁依马上的清醒了过来,看着自己赤luo裸的身体上全是吻痕,宁依的脸瞬时间的羞红了脸,再看到了旁边同样赤luo着身体的云霄,让宁依的心怦怦直跳着,心里却没有一丝的后悔,原来宋素素对云霄下的药居然是chun药,没想到她爱云霄居然爱到了这么疯狂的地步,连下chun药这种事情都敢做,原以为她只是下了mi药,再躺在云霄的身边做做样子而已,没想到是来真的,幸亏自己阻止了,要是现在躺在云霄身边的人是宋素素的话,那后果可就麻烦了,云霄,我把自己给了你不厚会,只因为我爱你,可是你的心里到底爱着谁?有没有我的一席之地呢?我该怎么办?

“容蓉、容蓉。”云霄的喃喃梦语让宁依瞬时间的僵直了身体,惊坐了起来,颤抖的拿起了自己的衣服穿上,惊讶得无法去思考任何的事情,书香她们曾说过,云霄的心里喜欢着一个女子,可惜这个女子却喜欢上了别的男人,难道这个女子便是容蓉吗?

这个想法让宁依吓了一大跳,摇摇晃晃的爬下床去,捡起地上的衣服费劲的穿好,再拿起云霄的衣服轻轻的为他穿上,生怕吵醒了他,或许是因为药效还没有过,云霄并没有因为宁依的触碰而醒过来,依旧睡得很沉。宁依脚微软的离开了房间,脑袋里一直盘旋着刚刚的问题,迷迷糊糊的走下楼去,如果宁依能再停留一下的话,或许就能听到了云霄的嘴里喊的是:“宁依。”

店老板在看到了宁依后便马上的迎了上去,笑道:“姑娘,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现在天才刚刚的微亮,你要不要吃点东西饱饱肚子呢?”

宁依这才回过神来,把手上的荷包塞到了店老板的手里后说:“掌柜的,拜托你一件事情,如果我夫君兴国咯爱了,问你是谁将他送到客栈的,你只说是一名女子,其它的都不准说,如果他问你那名女子长什么样,你便说她蒙着面纱,所以你也不知道,反正他问你什么你都说不知道,这件事做得好的,这荷包里的银子都归你了。”

“姑娘,这是为何?”店老板显得一头的雾水。

“这你不用管,反正我说什么你照做便是,要是让我夫君知道了什么消息的话,我会回来找你算站的。”现在还不能让云霄知道就他的人是自己,我必须把事情给搞清楚。

“好好好,我一定什么都不回答,什么都不知道的。”店老板笑眯眯的把沉甸甸的荷包塞进了自己的怀里,这钱太好赚了。

宁依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客栈,心痛得自己的思想都麻木了,一

直在盘旋着那个问题,在问了N个路人后,宁依才走回了云府,站在门口的家丁看见了失魂落魄的宁依毫无生气的走进了府里,虽一脸的困惑却也没敢说什么,少奶奶的事情谁敢去问太多,却满心好奇少奶奶一大早去哪里了?

容蓉因宁依的整夜未归而担心的无法入眠,在宁依推开门走了进来的时候,容蓉急忙的迎了上去,焦急的说道:“宁依,你吓死我了,你整夜未归去哪里啊啊,吓得我都不敢睡觉,你到底去哪里了,道现在才回来?”

看着担心自己一夜未休的容蓉,宁依始终是无法开口问出那个问题,容蓉是我最好的姐妹,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定是自己的幻听,云霄喊的人并不是容蓉,而是同音的,对,一定是那个时候自己在想容蓉,所以才会出现云霄喊容蓉的幻听,一定是这样的没错,宁依自我解释的想着。

容蓉困惑的看着宁依,伸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没有丝毫的反应,便伸出了手摇晃着宁依又淡淡的开了口,“宁依,你到底是怎么了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要吓我好不好?”宁依这才回过神来,勉强的扬起微笑,说道:“容蓉,我没事,真的,对不起让你那么的担心了,我现在很好。”

“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的客气的,可是你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啊,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会到现在才回来的?你不是去追云霄大哥了吗?你们是不是一起回来的呢?”容蓉现在满脑子的疑问,宁依这个样子让自己真的很担心。一提到云霄,宁依瞬时间的紧张了起来,抓着容蓉的手说:“容蓉,我拜托你一件事情好不好?云霄如果问起我来的话,你一定要和他说我们整晚在一起好不好?一定要这样说,拜托你了,你是我的好姐妹,你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

“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骗云霄大哥呢?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我都快被你给急死了。”容蓉抓狂的说着,宁依怎么那么的奇怪?

“你不要问了,拜托你答应我,好不好?好不好?”

间宁依急得都快哭了,容蓉只好答应道:“好、好、好,我答应你,你不要着急,我一定会帮你和云霄大哥说的,你整晚都和我在一起。”

“那就好,我累了,想睡觉了,我先休息。”宁依失魂落魄的爬上床去,盖上了被子,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流出来,明明不想在意的,怎么还是那么的在意?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qi/6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