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雷把林陵放到床位上后,林陵低低的闷哼了一声却依旧没有醒过来,他的眉毛下意识的紧皱在一起,容蓉跪趴在床边紧紧的握着他的手,哽咽的说:“林陵,你说过你要陪我一辈子的,你不可以对我食言,不然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你千万不能有事,求求你一定不能有事啊。”

“容蓉小姐不要担心,主子一定不会有事情的。”闻雷的心里也是很担心主子会有什么事请,但看容蓉小姐哭得那么的伤心,还是忍不住的安慰她一下。琴婉和无忧一同快速的走进房间,琴婉走过去轻轻的扶起容蓉说:“容蓉,你冷静一下,让无忧先生帮主子治疗,我扶你起来,我们先到一旁去吧。”

容蓉这才放开了林陵的手站到一边去,无忧马上上前为林陵把脉,眉头紧皱了一下,片刻后才站起来说:“主子的病情很严重,失血过多又耗尽内力,现在我要为主子缝制伤口,可能得三个时辰的时间,琴婉,你带希姑娘下去休息,闻雷你留在这里帮我的忙,主子的伤口不能被感染恶化,要速度的处理一下,不能留太多的人在这里让我分心,所以你们出去吧。”琴婉轻轻的拉了一下容蓉的衣袖又淡淡的开了口,“容蓉,我们听无忧先生的话先出去吧。”容蓉这才回过神来,一步一回头的任由琴婉姐拉着自己的手出去,自己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琴婉将容蓉带到了自己的房间让她坐在**休息下,见她失魂的样子,心疼道:“容蓉,告诉姐姐,你和主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主子的武功那么的高强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到底是谁把主子伤得那么的重呢?”容蓉这才稍微的回过神来,叹了一口气后才道:“林是被温润玉所伤的。”

“什么?居然是他?他回来了?”琴婉震惊得眼睛睁得大大的。

容蓉却很少疑惑,问:“

琴婉姐,为什么你会这么的惊讶?你也知道温润玉和林陵之间的仇恨吗?”难道琴婉姐知道什么吗?琴婉犹豫了一下,幽幽的说:“主子的武功高强,没有几个人是伤得了他的,可如果那人是温润玉,主子是不会回手的,因为这是主子欠他的。”

“为什么呢?你们都说是林陵欠温润玉的,到底是什么事情才会让林陵欠温润玉那么大的仇恨呢?”琴婉姐没有看到怎么知道林陵真的没有还手?

“这是主子欠他的,所以主子唯一一个不会还手的人便是温润玉了。”琴婉叹了一口气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没想到他还是回来了。

容蓉突然严肃的看着琴婉,正经的说:“琴婉姐,你一定知道那个芸儿是谁吧?告诉我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事请好不好?我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却不明白会有那么重的恨,你把两年前发生的事情告诉我好不好?我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求求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好不好?”

“这?我。”琴婉显得很是犹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容蓉伸手拉着了她的手,恳求道:“拜托你拉,琴婉姐,我真的想知道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去让他们反目成仇的,我想解开他们之间的恨,所以我必须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样我才能把林陵和温润玉化解他们之间的仇恨。”

“那,好吧。”琴婉见容蓉那么的坚持,缓缓的讲述道:“主子和温公子原本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主子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救过温公子,所以温公子打从心里把主子当做朋友,主子也只有温公子一个朋友,直到有一天,温公子把自己的妹妹温芸儿带到宫里,由于那个时候主子正在闭关修炼内力,所以不准任何人打扰,而且因为修炼内力必须散发大量的热,主子必须把人皮面具给拿掉,那个时候的芸儿小姐特别的

调皮捣蛋,老是要求下人们陪她玩捉迷藏,就在大伙找不到她的时候,她居然溜进了主子的房间里去,见到了主子的本来面目,被主子的真实面貌给震惊住了,芸儿小姐的一颗芳心就这样的遗落。”才会造就了后来的悲哀。

“芸儿对林陵一见钟情了吗?”容蓉的心里有一点点的酸涩,又好奇的问:“林有和我说过看到他的真面目者死,那芸儿呢?林陵该不会是这样就把芸儿给杀了吧?所以温润玉才那么的恨他?林陵该不会那么糊涂就这样的把芸儿给杀了吧?”

“额。”琴婉脸上有几条黑线又淡淡的开了口,“容蓉,你想太多了,那个时候的主子很愤怒的戴回面具,唤了我进去,在看到芸儿站在主子的房间里傻傻的盯着主子时,吓了我一跳,主子只是冷冷的说一句她,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就在我想要替芸儿求情的时候温公子就进来了,嬉皮笑脸的对主子解释着,让主子看在他的面子上别和他的妹妹计较太多,在得知了是温公子的妹妹后,主子才勉强破例了一次,在芸儿看到了他的真面目后没有将她杀死,也没有为难她,让她和温公子在宫里住下,没有对芸儿小姐做任何的处罚,因为主子和温公子是很好的兄弟,也是主子唯一的朋友。”

“那后来呢?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造成芸儿的死亡呢?”容蓉依旧一脸的好奇。

琴婉接着说:“从那以后,芸儿就迷上了主子,总是缠绕着主子,主子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连温公子都拿她没辙,而主子生性冰冷淡漠,对芸儿总是保持着距离,把她当做妹妹一样的看待,对她的爱慕视而不见,虽不是很讨厌,却对她没有一丝的感觉,若不是芸儿是温公子的妹妹,我想主子会毫不留情的掉头就走,主子对任何人都是冷冷的,知道那一天所有的事情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