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教授,沧教授,你在哪里啊,快出来,我们有事情找你。”一大早,送诺诺和小云祈去了幼儿园后就掉头来到了校园里,这四年的时间很少回到学校来,每次回来便会触及到往事,心微微的抽痛着,久而久之只能默默的数着时间,等待着四年的时光匆匆而过。

沧教授还是留在学校里研制他的机器,一点都不厌烦,每天还是沉浸在机器的乐趣中,要找沧教授的话来这间机器房里就一定能够找到沧教授的。果然,沧教授从某一件机器的后面走了出来,笑笑的说道:“容蓉,宁依,今日怎么有空来学校看沧教授了啊?沧教授还以为你们两个没良心的丫头出了校门就将沧教授给忘记了,今日是刮什么风才让你们想起来来看看我呢?”

“忘记谁都不会忘记我敬爱的沧教授的。”容蓉很高兴的跑过去挽着沧教授的手,对沧教授的感情就像是对亲人的感觉。宁依也很高兴却有点不屑的说:“天底下再也找不出像你这样顽固的人,我们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呢?”

“你这个丫头。”沧教授气呼呼的吹着白花花的胡子,道:“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句是好话,今日又想来找沧教授吵架了吗?”宁依竖起一根手指摇着说道:“No,今日不吵架,是为正事来的。”

“正事?什么正事啊?”沧教授疑惑的在她们两个人之间来回的看着。容蓉的表情冷淡了下来,看着沧教授平淡的说:“沧教授,四年前您和说的事情,四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您的零件已经研制出来了吧?”整整四年的时间自己等待过来了,寒是否还在等待呢?

“啊。”沧教授有点石化住了,自己都将这件事情给忘了。

“沧教授。”宁依摩拳擦掌的看着沧教授说道:“你不要跟我说老掉牙的借口你忘了研制,否则我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哦。”

“额。”沧教授忍不住的咽了一口水。容蓉焦急的拉着他的手急切的问道:“您为什么不回答我呢?求求您告诉我,到底需要多少的时间我才可以回到林陵的身边呢?”

沧教授看着容蓉急切的表情,很是无奈的摇了一摇头,拉下了容蓉的手转过身去:“容蓉,我以为四年的时间可以让你将林陵给忘记,没想到你对他的思念还是如此的深,到现在你还没有放弃回到这个时空去。”

“沧教授,我说过无论多长的时间我都可以等待,因为我爱林陵,为了他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现在四年的时间我已经挨过了,诺诺也已经四岁了,为了他,为了我自己,无论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带她们回到这个时空去,沧教授,求求您,告诉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我们回到这个时空去。”容蓉很是急切的说着。

“唉。”沧教授无奈的摇头叹气着:“容蓉,不是沧教授不想帮你,是真的无法帮你,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诺诺着想,她们在21世纪生活了四年;如果你真的回到了这个时空去,他能够适应什么都没有的这个时空吗?他能够面对古人吗?这一切你有没有想过呢?放弃吧,不是沧教授故意想伤你的心,是这个时空真的不适合你,为什么五年的时间还不能够将你的执着给抹去呢?”

“沧教授,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但是什么都无法比得上父爱来的重要,如果这辈子我无法给诺诺言言她们想要的爸爸,无法实现我对林陵许下的诺言,我会愧疚一辈子的您知道吗?我的心已经狠狠的封闭了五年,只为等待相聚的那一刻,如今你却说无法帮我,这对我来说是多大的打击您难道不知道吗?我说过了,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可以接受,只求您让我回到林陵的身边去。”容蓉说着说着眼里便忍不住的滑落,只要一提到寒,心就会变得很脆弱。

“容蓉,他真的有那么的好吗?值得你这样苦苦的为他去做,沧教授没有谈过恋爱,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也不明白,到底有什么值得你这样执着的去做,只要你愿意,你一可以给诺诺一个完美的爸爸,流凌爱了你那么多年,连我都看出来了,你难道就不能为了流凌的痴情而放弃吗?看得出诺诺也很喜欢流凌这孩子的,如果让他做爸爸的话,她们一定会非常的赞同的,你为什么非得回到你离开了五年的这个时空,说不定人家早已经忘了你另组家庭了,到时候你回不来要怎么办呢?”

“不会的。”容蓉大声的吼道:“林不会的,他说过了会等我一辈子的,这一辈子他只会爱我一个人,如果我无法回去的话,他会一辈子的孤独终老,谁都离他而去,我是他唯一的寄托唯一的希望,我不能够对他食言的,说过会回去的我就要回到他的身边去;流凌大哥对我的感情我全都明白,却无法去接受,我的心满满的是林陵,如果接受了大哥那才是对他最大的不公平,这辈子我只能选择辜负他。”有一个这么痴情的男子爱着自己本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对容蓉来说却是一件这辈子她最愧疚的事情。沧教授被容蓉的话震惊得不知道该如何说的好:“容蓉,你。”

“沧教授,求求您,送我们回去好不好?”容蓉恳求的拉着沧教授的手说了这么一句话。沧教授还是狠心的说:“容蓉,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

宁依再也忍不住的用力扳过了沧教授的身子,缓缓的开了口,“沧教授,你的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心了?还有,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不守信用了?你明明和容蓉说过只要她等待四年就可以回到林陵的身边,现在她苦苦的等候了四年,忍受了四年,却换来你的一句无能为力,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就不能为容蓉的幸福想想吗?亏你还总是说将容蓉当自己的孙女一样的看待,这便是你对待孙女的态度吗?”

“宁依。”容蓉用力的扳开了宁依抓着沧教授衣服的手又淡淡的开了口,“不关沧教授的事情,你不能这样的对沧教授说话。”

“容蓉,他一点都不想帮你,难道你一点生气都不会吗?”宁依实在是忍不住沧教授这么狠心的对待容蓉。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qi/10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