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中的少年僵直了片刻,才慢慢抬手犹豫地放在慕卿月的后背上拍了拍:“我怎么会死……”

慕卿月往年只有年节时才能回慕府,揽月阁平日里都是慕少鸣住着的,前世慕卿月心中觉得最对不起的便是这个嫡亲弟弟。

是她这个姐姐无用,才让他的童年毫无温暖,才让他原本聪明绝顶却不得不藏拙,才让他年纪轻轻就因为坠湖而变得呆傻,最后还因为她这个姐姐识人不明,而惨遭杀害!

而现在慕少鸣还没有坠湖,一切都还来得及!

慕卿月此刻只觉得心中百感交集,但话到嘴边却一句都说不出,强忍着酸楚,慢慢放开了怀抱,上下打量着慕少鸣,猛然扯住他的手臂:“这衣服怎么回事,都短了一大截了!”

慕少鸣脸上划过一丝难堪,下意识地想要抽回手臂,却不料慕卿月力气很大,竟拉得他挣脱不了,只得低声道:“还可以穿的,不碍事。”

慕卿月目光闪动一下,拉着他朝屋里走,边走边道:“少鸣,姐姐这次回来,以后就不走了。”

前世慕少鸣一直都不很亲近她,可能是因为他们相处的时间实在太短,而她又太过怯懦,即便是慕少鸣被别人欺负了她都不敢出头。

而现在一切重来,她再也不要看着自己的弟弟受人欺凌!那些敢欺负到他们头上的,她都要一一还回去!

“姐,你……”慕少鸣直觉得姐姐像变了个人似的,眼底掠过复杂的黯光,提了茶壶沏茶,倒出来的茶水却是冰凉凉的。

慕卿月紧紧抿着唇,环顾着不大的两进正厅,书架上摆着满满当当的书,略微陈旧的桌子上铺着廉价的生宣,几根廉价羊毫摆的整整齐齐。

透过屏风看向内室,简单的高粱床榻,傍晚时分阴沉的光线下也能看到除了床什么都没有,这一切都让慕卿月心中划过疼痛。

前世自己因为被四皇子东陵霄所救,回来以后便直接住进了蒋氏特意腾出来的芬芳楼,从来不知道弟弟住的是这样简陋的地方。

“姐,润润

唇吧,我这儿也没什么好茶叶。”慕少鸣的脸上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稳,眉宇之间淡淡的,似乎并没有慕卿月那样激动,推了茶盏到她面前。

慕卿月抿了口苦涩冰凉的茶末子,强忍着没喷出来,闭了闭眼眸,再睁开的时候已经霍然起身:“今天天色不早了,你用过了晚饭么?”

“嗯。”慕少鸣点点头。

“好,那你也别读书读太晚,早点休息。”慕卿月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喟叹似地嘱咐完,才转身走出了前厅,回后院自己的卧房。

整个揽月阁中一共也就两个小厮和两个丫鬟,这时候早就不知道跑去了哪里,慕卿月今日奔波了一天,也懒得去理会偷懒的奴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