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帐篷内的争吵,结束于暴怒的东陵皇帝的怒喝,所有的下人都被驱赶了出来,只剩下几个卷入这场纷乱中的人。

经过无人可知,但是最后的结果竟然是瑶贵妃被皇帝直接贬成了贵人,赶回了白家自省,东陵霄一派大受打击,都在纷纷观望,而在这个过程中,一直都陪在东陵霄身边的一个银面黑衣人却始终不动声色,围观完了全程。

而在寒风凌冽的悬崖之下,慕卿月从钝痛中苏醒过来,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断了,艰难地发出一声呜咽,紧接着就感觉到身边的温暖更加靠近了些,带着些许腥甜味道的空气涌入肺部,呛得她猛然咳嗽出来,彻底清醒了些许。

“无烨?”慕卿月眯着眼睛,勉强辨认出面前的人是谁,男人一双鹰眸带着雾气显得格外湿润,将少女的身子更紧得揽入怀里,语气亲昵温存:“我在,感觉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慕卿月感受了一下身体的各个部分,都在,很好,满意地轻声压着嗓子想要干咳的难受道:“没有不舒服,你呢?”

东陵无烨抿抿唇笑了下,摇头道:“我没事,下来的时候刚好掉到了水里,把你捞到水边花了些功夫,现在距离咱们掉下来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了。”

原来并没有昏迷多久么……慕卿月看了看日头,却并没有分辨出来时间,悬崖底下雾霭遮住了日光,光线非常暗淡,而且潮气让她有些许难受,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

“想做什么?”东陵无烨察觉到慕卿月的动作,微微抬起肩膀帮她坐起身来。

“衣服湿了……有点不舒服。”慕卿月下意识地伸手揪了揪衣服,然后才察觉到这个动作有点不太雅观,尴尬地停下动作,不敢抬头看东陵无烨的表情。

“你这小丫头……”东陵无烨深深吸了口气,将慕卿月小心翼翼地放在洞穴边干燥的草堆上,背对着她将刚刚就已经燃起来的篝

火挑得更旺了一些,声音有些闷道:“你把衣服脱了吧。”

“啊?”慕卿月楞了一下,抱紧了自己的领口,脸色羞红地看着那倒映在火光之中的背影,声音有些颤抖:“你,你要做什么……”

东陵无烨的气息顿了一下,随即有些气急败坏道:“你想到哪儿去了,我不会转过去的!”

慕卿月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太敏感了,不好意思地轻咳了一声,才开始脱衣服。

初春还是很冷的,刚刚讲湿透了的大氅脱了下来,慕卿月就在寒风中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一件黑色大氅丢了过来,东陵无烨依旧没有回头,摆手道:“把衣服都脱了,披着我的。”

慕卿月也知道这么下去非受寒不可,东陵无烨身上的已经脱下来被烘干了重新穿戴好,丢过来的是厚实的熊皮大氅,慕卿月快速将身上的衣服都扒了下来,裹上大氅蹭到他身后,将自己的衣服递给他:“好了……”

少女的身体在黑色大氅中若隐若现,东陵无烨只是简单瞥了眼就有些把持不住,赶紧接过衣服干咳一声道:“你到旁边坐着吧,靠着火,别着凉了。”

“恩。”慕卿月也觉得与偶写别扭,拉着大氅的边缘,想要将自己的身体都盖住,奈何大氅只有个系带,腰上什么都没有,压根就没办法完全将她的身体都盖住,火光跳跃中,洁白如瓷的身体像是被染了一层釉彩,高贵纯洁又带着诱人犯罪的魅惑。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46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