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用眼睛问……鱼幼深刻地反思了一下,觉得慕卿月说的也有道理,真诚地看着她的眼睛道:“以后我会注意的,但是现在我真的有事情要问你。”

“你说吧。”慕卿月无语,只能让她问。

鱼幼拉着慕卿月的手臂,好像是很亲密的样子,但是只有慕卿月知道鱼幼的手力有多大,自己的胳膊上铁定已经一片铁青了……

“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方家的秘密?”鱼幼问得很直接,这一点让慕卿月很不解,因为她从来没有这么直接地问过别人,或者是自己调查,或者是旁敲侧击得到自己想知道的,鱼幼这样直接的问法,真的能够让人说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吗?

还是说那些人迫于鱼幼的身份,只能说出自己执导的事情?

慕卿月想想都觉得憋屈,所以要紧嘴唇打算无声抗争,鱼幼看了慕卿月的反应以后,沉吟道:“原来你也不知道啊。”

“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我又没有回答你。”慕卿月拧眉,感觉心时又被猜中了,这种感觉并不太好。

慕卿月的反应看在鱼幼的眼里,更加确定了自己所想,点了点头,鱼幼接着道:“你知道十六字卦象么?”

慕卿月这次依旧没有说话,皱着眉头看着鱼幼,尽量平静地想象着自己什么都没听到,自己什么都不去想。

但是鱼幼依旧是一副看出了什么的样子道:“原来你也知道了啊……”

“你究竟怎么看出来的?”慕卿月皱眉,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鱼幼。

鱼幼笑眯眯地盯着慕卿月脸上的表情半晌,才缓缓道:“你说不叫我用眼睛问,那也是可以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用眼睛看吧?你心里想的什么,即便是脸上没有表情,我也能看得到哦,这样说你会害怕么?”

慕卿月脸上明明白白写了害怕,这个不用读心术也看得出来,鱼幼笑了笑,漫不经心地笑容像是在讽刺,也像是在催促:“既然如此

,你就不如什么都告诉我吧,毕竟就算是你不想告诉,我也会知道的,何必这么费劲呢?”

“至少有一点你永远不会知道。”慕卿月的语调冷淡,像是在说一件平常的事情,但是说出来的内容却让鱼幼都觉得心中发寒:“我究竟多大,你永远不会知道的。”

慕卿月的话没有错,如果不说的话,这种跟对错无关的问题,鱼幼是永远不可能知道的。

鱼幼耸了耸肩,对着慕卿月最后深深看了一眼道:“慕小姐,我记住你了,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你的容貌,还有你的内心,你是个不同一般的人,希望我们以后不会有当对手的一天。”

“我也这么想。”慕卿月微笑着看着鱼幼,然后转身离开,没走几步却被一个猛然冲过来的身影撞倒在地,那人影停下,语气恶劣地道:“给本宫滚一边儿去,眼瞎么?!”

慕卿月皱眉,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灰尘,打量着面前的人影。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44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