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商量的口气是闹哪样?

慕卿月心中一寒,堂堂帝王竟然用商量的口气跟自己说话,问自己是不是能答应他的要求?

她自问可没有这个本事,让帝王跟自己商量着说话,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发生,第一个,是自己有足够的身份背景让帝王都忌惮,顾忌着她的身份所以才这么客气,第二就是,这个要求的事情只有自己能办到,目前看来慕卿月比较倾向于后者,毕竟在这大内对毒有研究的恐怕不太多,江湖上的人皇帝又不敢随便找来,一点给他下个毒什么的他就稀里糊涂地死了,风险太大。

只有自己,知根知底,还有高超的解毒技能,有汝老这个师父在旁边看着也不会出什么差错,就算是自己存了坏心,到时候只要将慕家的人拿住,照样还是能逼她就范,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慕卿月内心的活动丰富,面上却是诚惶诚恐地道:“陛下这话折煞民女了,陛下但说无妨,民女但凡能帮上忙绝不敢二话。”

皇帝非常满意慕卿月的态度,面上露出些许温和,目光落在慕卿月脸上带着些许复杂,旁边汝老猜出了这位帝王的心思,犹豫了一下才轻轻点头,皇帝这才斟酌地开口道:“朕身染顽疾,不知慕小姐,看不看得出来?”

慕卿月吓了一跳,带着皇帝是怎么回事,这么大庭广众地就说这样的话,不怕被有心人听了去么?

等抬头看向旁边丝毫没有反应的太监侍卫们,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句话竟然是传音入密么?

帝王的功夫竟然也这样出神入化?

慕卿月定了定神,睁大了眼睛看着皇帝,轻声道:“请陛下容民女仔细瞧瞧,民女才能下定论。”

“那就是不好了,若是好的话,也不用仔细瞧了。”皇帝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没有什么情绪,却让慕卿月浑身寒意消散,那种压迫性的气场终于撤开。

慕卿月松了口气,刚刚

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会说实话,现在看来是赌对了,说不定刚才她要是敷衍了这位帝王,自己这条小命就要玩完了,伴君如伴虎啊……

“今晚,你就留在宫中。”皇帝再次看了慕卿月一眼,轻声吩咐,这一声只有最近的几个人听到了,东陵无烨目光中快速地划过一抹忧虑,随机垂眸滑动轮椅跟着皇帝出了屏风,汝老拍了拍慕卿月的肩膀,欲言又止地动了动唇,最后挤出句:“一切小心,该说实话的时候要说实话。”

慕卿月莫名其妙地愣在当场,半晌才听得身后东陵极带着些许戏谑的声音道:“慕小姐当真是个妙人,就连父皇都想要插一手么?”

“大殿下切莫乱说,不然民女只好以死谢罪了。”慕卿月吓了一跳,赶紧转过来制止东陵极继续说下去。

男人斜躺在软榻上,上半身**露出健壮的胸膛,线条优美的肌肉卧在他精瘦的身躯上,显得强壮有力充满了力量的爆炸感,却又不会觉得太过夸张,因为受伤而微微苍白的脸上带着惯性的嘲讽笑意,眼眸微眯如同瞌睡的豹子,盯住慕卿月的时候让她有种猎物被盯着的错觉。

“我累了,你出去吧。”东陵极看着慕卿月半天,见她脸上神情不变似乎不为所动,似乎是觉得无趣,挥挥手赶人。

慕卿月松口气,麻溜从屏障内撤了出来,刚好迎上云不州看过来的视线,想起方才他还为自己说话,感激地点点头。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43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