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慕卿月惶惶不安的担忧中,年节宫宴终于还是到来了,她心中对那些胭脂水粉可能带给慕家的灾难充分有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地紧绷着表情,直到坐上了马车还没有缓过神来。

称心和如意如今分别管理着各自的产业,已经鲜少在慕府内走动,要不是慕卿月这次特意将两个人都叫了回来,恐怕这两人要有月余没有见到面了,反而是红缨如今可以说是贴身保护着慕卿月,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

要说慕卿月身边的新人,还真的有一个,是慕卿月在如意楼的厨房里捞出来的,手艺不错而且还有自己的想法,能看出来并没有展现出全部的能力,甚至可以说是在故意藏拙,隐在如意楼被慕卿月发现后始终挂着这件事儿放心不下,索性弄到自己身边带着。

这丫头自称阿雪,慕卿月便随着叫她阿雪,从到了慕卿月身边后倒是着实安分,除了笨手笨脚并不像个合格的丫鬟之外,在厨房表现出的求知欲和学习能力都让慕卿月非常满意,活血如意楼以后的后厨可以交给这丫头也说不定,慕卿月这样想着……

这时候,称心和如意都在忙着给慕卿月做着最后的打扮,红缨冷着一张脸立在马车外,只有阿雪一个人无所事事地窝在马车一角,嘴中嘟嘟囔囔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吱吱。”突然一道细小的声音从慕卿月怀中冒了出来,赫然是那只东陵无烨相赠、从傅雪臣那得来的雪貂,这时候已经被云想驯养好了,不用担心印记的事情,慕卿月也就随身带着当个玩意儿。

阿雪在看到拿小雪貂的时候倒是来了精神,因为那雪貂名字就叫小雪,所以每次慕卿月轻声叫的时候,阿雪也总是一激灵,下意识地以为是在叫自己,这样反复几次以后,就对这抢了自己名字的雪貂不怀好意起来,就想找个时间将它捉了炖汤!

雪貂自然是对这种威胁非常敏感,乖顺地朝着慕卿月怀里缩了缩,吱吱叫了两声就安静下来,慕卿月不以为意地挑眉,看着重新

缩回去嘟嘟囔囔的阿雪道:“在说什么呢?大声点,让我们都听听。”

阿雪瘪了瘪嘴,有些不情愿地道:“干嘛要带着我进宫啊,我又没有什么本事,又不聪明,而且还容易给你惹麻烦……”

慕卿月对阿雪的态度倒是颇为微妙,虽说阿雪名义上是她带在身边的丫鬟,但是这丫头没有卖身契,也没有户籍,说不出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也不清楚家里有没有什么人,总之是一个谜一样的人,不知道怎么的就愿意留在了慕卿月身边当个丫鬟,不自称奴婢,却也懒懒散散地做一些丫鬟的伙计,在慕府蹭一份儿饭吃。

“小姐要带着你是看得起你,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称心不怎么熟悉这个阿雪,见她一个丫鬟竟然敢这么跟慕卿月说话,顿时有些气恼,张口就厉声呵斥道。

阿雪的肩膀一缩,瘪嘴的力气更大了,那模样看着颇为委屈,哽咽了一下才道:“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到时候若是闯了祸,真的不怪我哦,而且那宫中的饭菜那么难吃,今天又要饿肚子了哎……”

“你怎么知道公里的饭菜不好吃?”慕卿月若有所思地盯着阿雪问道。

阿雪肩膀缩了缩,诺诺道:“反正我就是知道,对,我……我听说的不行么?”

称心拧了拧眉头,见慕卿月脸上似乎没有怒气,这才强忍着没有将这个丫头给踹下去,慕卿月捻着递到手边的青瓷茶杯片刻,才悠悠然道:“那么,慕家的伙食就好了么?”

“肯定是比宫中的好吃多了。”阿雪见慕卿月也不怪罪,直言不讳道。

“住嘴!”谁料,慕卿月猛然厉声呵斥,打断了阿雪还要说下去的话,惊得小丫头惊恐地看向慕卿月那张勃然色变的脸,不知道先前那么放肆都没有动怒的慕卿月,为什么会在她夸奖慕家的时候骂她呢……

“不明白为什么?”慕卿月挑眉,见阿雪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这才重新恢复了淡然,冷声问道。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42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