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月没想到会被突然打断,脑子中顿时一片混沌,整个人都摇摇欲坠起来,好在拿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反应迅速地滑行过来伸手将她的身子稳稳扶住,手指隐晦地搭在她手腕上渡过一丝真气,将她体内混乱的气息平复下来。

史磊见到来人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人一样,身子虽然还僵硬在原地,确实止不住地想往后挣扎,就连身上的银针都隐隐有被逼出来的预兆,这让慕卿月刚刚清醒过来就疑惑万分地回头瞥了眼轮椅上的男人,压低了声音问道:“你认识这人?”

男人也没在意慕卿月丝毫没有任何敬意的话语,反而态度异常温和地点头道:“你先放开他吧,你的问题我可以解答。”

“真的?”慕卿月不相信。

“真的。”男人再次耐心无比地确认道。

慕卿月撇了撇嘴,为了不引起众人的围观,也只能悄然将银针收回了几根,但还是不放心地留下了一根隐藏在史磊的身体内,防止他有什么异动。

“世子爷,您真的知道?”慕卿月回身声音微微提了些,挑眉看向坐在轮椅上眉眼温存的东陵无烨。

“这人我见过,他应该……也认识我。”东陵无烨笑了笑,看向不断活动着自己的手脚,一脸心有余悸的史磊,眼神中却带着不以人察觉的冷意。

史磊见东陵无烨给自己正名,神情间却没有一丝放松,警惕地后退了一步才勉强道:“世子爷竟然还能记得在下,真是在下的荣幸,在下无意冒犯二位,还请世子爷让这位小姐放过在下如何?”

慕卿月见他说得硬气,倒是有些好奇起来,难道这史磊还真的跟东陵无烨有什么关系?竟然有这么大的口气,却还对东陵无烨一脸戒备,这是闹哪样?

不仅仅是慕卿月不解,就连闻声而来的姬芙蕖也是一脸茫然,瞅瞅这边又瞅瞅那边,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我跟你很熟?”东陵无烨倒是没有回答史磊的问题,而是耐

心听完了以后,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史磊听这话顿时被噎在了当场,别说是熟了,自己跟这位爷之间恐怕连陌生人都算不上,而是敌对的双方,自己刚才之所以那么说,不过是为了让对方顾忌一下自己身后人的面子,能够放自己一马,结果这东陵无烨看来是打定主意要不按常理出牌了,竟然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给自己难堪,今天这事儿恐怕是不能善了。

姬芙蕖也看出来今天这事儿恐怕是不太对,赶忙山前想要劝住:“世子爷,您瞧我也不知道这史老板跟您有什么过节,所以才这么贸然把您们两位给请了过来,世子爷您看,今天这事儿能不能看在咱的面子上,就这么过了?”

姬家商会一年一度绝对不能砸,姬芙蕖拼着自己一张脸也不能让这两人当众吵起来,这位史老板怎么说也是北商过来的商人,跟姬家合作的虽然不太久,却是创造了很大的价值,她很是看好双方合作的前景呢,而东陵无烨同样是不能得罪的。

“还是姬老板人好,世子爷您看这事儿……”史磊看到姬芙蕖向自己走来,眼眸一亮,借机也向她那边靠了过去。

慕卿月眼睛一眯,想伸手拉住姬芙蕖,然而姬芙蕖大红色的袍袖一摆就从慕卿月的手指之间滑了出去,史磊在瞬间上前一步将姬芙蕖的肩膀一架,整个人都被史磊给拖了过去,冰冷的匕首架在姬芙蕖脖子上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短短一个早上,就被人挟持了两回!

东陵无烨眼眸微微变冷,就想出手。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41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