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和红缨全程心疼加担心的眼神中,慕卿月倒是意外地平静。

至少表面上非常平静。

慕卿月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心情是怎样的,似乎碰上东陵无烨她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放置自己的心情,一切都因为他一举一动而变化。

这种感觉其实是她一直以来都恐惧而逃避的,但现在**裸坦承在面前,仍旧让她复杂莫名。

慕卿月重生后一直想着冷心冷情,不能再对旁人付出真心,这样才不会落得个前世那样的下场,但不知怎么的,就又一次栽在了天家男人的身上,而且这东陵无烨显然比东陵霄更加让人心疼,也对她更真心……

在听到方家秘录的时候,慕卿月曾有一瞬不可置信,她不相信东陵无烨会瞒着她进行这件事情,这种不被信任的挫败感让她甚至不想去捉摸这中间是不是还有别的误会,就想这么拂袖而去,让他滚的远远的。

但是当她抬头茫然地看过去,却见他瞬间带着些许担忧脆弱的鹰眸,正专注地凝视着她,那眼神她曾在前世多次凝注在东陵霄身上,那是担心自己会被遗弃的惶恐的心情,而面前这个原本应该高高在上却偏偏天意弄人而跌下云端的男人,她清楚地知道他一身傲骨,露出这幅表情又怎能让她不心软。

他或许是不想告诉她,让她去面对东陵霄吧……

慕卿月在心底叹了口气,平静下来后倒是思维活跃了些,也能猜得出东陵无烨心中的想法了。

捏着称心重新包扎过的手掌心,轻微刺痛让她混沌的脑子清醒过来,坐在朝阳阁的正厅内慢慢品了茶,慕卿月的眼眸逐渐摆脱了迷茫,直盯着面前的房门看了良久,盯得一旁围观的几人都有些莫名其妙,这才抿唇道:“梁老板这些日子暂且住在慕府吧,刚好前些日子客院才翻修过,也不会委屈了梁老板。”

梁意濛本想着自己没了安身之处,还有些惶惶不安,见慕卿月回过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安排

自己,不由有些感动道:“多谢慕小姐了。”

“别客气,梁老板也算是自己人,卿月万万不会亏待的。”慕卿月心中在捉摸着另一件事情,语气上就有些心不在焉,梁意濛知道经过刚才的事情,慕卿月的精神头儿肯定是不足,也不打扰,在如意的带领下走了出去。

“小姐您没事儿吧,要不要通知汝老先生来给小姐看看?”称心对自己的本事虽然有一定自信,但是摊上是慕卿月受了伤,还是有些心中忐忑,生怕自己刚才的检查不够仔细,将慕卿月的伤情给耽搁了。

“不用。”慕卿月赶紧摆手,不妨牵扯到了手上的伤,疼得呲了呲牙,缓过神来道:“称心包的很好,不用再重新看什么大夫了。”

她愣神不过是因为响起方才那场刀光剑影的争斗中,自己竟然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后腰的短刀,两人背靠背御敌,一下子让她想到了初见时候他的霸道凶悍,以及小心保护她的认真周密。

现在想来,那时候自己就对他有了不一样的心情了吧……

慕卿月有点懊恼,她不可能现在就公开跟东陵无烨的关系,这跟她的计划相矛盾,但是她内心深处竟然是万分渴望的,她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在外人看来不良于行病弱娇贵的玉面公子,是独独属于她的顶天立地的大男人。

不想再让那些莺莺燕燕用那种高高在上的嘴脸,冲着自己宣誓着莫名其妙的所有权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37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