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是傅雪臣,就连一旁的楼重莲和当事人东陵无烨都惊在原地,半晌才不约而同地对着慕卿月道:“你在胡闹么?”

不得不说江湖几位大佬同时发怒这滋味可不是一般人受得起的,一旁的红英和如意都是抖三抖,梁意濛更是一脸错愕地瞅着那道纤细挺拔的背影,心中不知捉摸着什么。

“我怎么胡闹了?”慕卿月瞪眼,却是不为所动地坚持道:“不然你们今儿是要打个天昏地暗分出胜负,然后再用两败俱伤的势力去应对另外一支势力的窥伺?”

刚才她可是清清楚楚地听到傅雪臣说的是三方势力,也就是除了面前的东陵无烨和傅雪臣之外,还有一个不为她所知的势力会参与其中,联想到方家秘录牵扯到的关系,那方势力究竟是谁已经是呼之欲出的了……

对方家秘录同样非常感兴趣的,就剩下东陵霄了!

“能想这么远也是不容易。”傅雪臣倒是对慕卿月的心智有了进一步的认同,露出些许放松的神情道:“若是两位也同意慕小姐的建议,倒是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谈合作的事情。”

心平气和?

慕卿月看看东陵无烨苍白无比的脸色、楼重莲阴沉的表情还有傅永安呲牙咧嘴恨不得上来一口咬死自己的表情,不由在心中捏了一把汗。

谁料不管是东陵无烨还是楼重莲,都在看了看慕卿月那希冀的眼神后,勉强点头表示同意,傅永安更实在傅雪臣的压制下毫无反抗的心力,委委屈屈地默不作声挪到了一边。

慕卿月这下子算是放下了一半心,上前扶住东陵无烨的手臂轻声道:“无烨,你先坐下?”

东陵无烨这时候想要说没事也是有心无力,方才动武已经是迫不得已,现在过了那种无谓的状态,顿时觉得两条腿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想要挪动都很是困难。

楼重莲在旁边见他苦笑,不由嗤了一声

,挥手将停在院落门口的一个石墩子捞了过来:“轮椅都碎成片了,你先将就坐这个,等下送你回府。”

“你这么好心?”东陵无烨挑眉,狐疑地看着楼重莲。

这两人可是恩怨已久,在江湖上那都是出了名的宿敌,这时候楼重莲莫名其妙地示好让东陵无烨心中也有些没底,不知道是该用什么情绪来接受。

楼重莲翻翻白眼,没好气道:“会不会说话呢,要算计现在的你用得着大费周折,一根小指头都够了,谁稀罕啊。”

东陵无烨想了想对方这话虽然难听,倒也是实情,便在慕卿月的搀扶下坐了下来才幽幽道:“那便有劳楼公子了。”

“要不是看在卿月的面子上,就凭你……”楼重莲见他先软下来,也没办法继续嘲讽,只能冷哼了一声扭过头坐在另一个石墩子上,指了指对面:“傅掌门也坐过来啊,难道怕小爷我吃了你?”

傅雪臣这时候真真是体会到了江湖上为何会盛传这位九重楼楼主情绪诡异阴晴不定而且还出言阴损,现在一看那些个评价简直是太仁慈了,面前这位绝对是个应该拖进地狱千刀万剥的料。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37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