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不丁被点名的芍药愣了愣,脸上漫起一层红晕,倒是让她本就秀丽的眉目更加灼眼起来,吭哧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惹得如意娇笑着打趣道:“芍药姐姐害羞了,那看来肯定是有进展了吧!”

芍药被如意挤兑得脸色更红了,倒是被慕卿月看出她些许隐忧来,好奇地问道:“我还以为你们俩早就定下来了,瞅你这表情,倒像是有些什么问题?”

如意这时候也觉察到芍药虽然表情有些羞涩,但是眉梢却轻轻压下,显然是有心事的样子。

芍药惊了下,赶忙摆摆手道:“奴婢的事儿怎么好叫小姐操心。”

虽然芍药明面上被赶出了慕府,但还是保持着之前的称呼,显然是对慕卿月仍旧尊敬有加,心中还是拿她当大小姐来看待的。

“说说看。”慕卿月不给芍药推拒的机会,直接问道。

芍药叹了口气,自家小姐都发话了,自己怎么的也只能说出来了,只是这些话对她来说还是有些困难,所以说的很是艰难:“其实是魏公子家里那边,似乎已经有了定亲的女子,所以才……”

“魏风定过亲了?!”慕卿月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倒是有点不敢相信,若是定过亲了怎么会还来招惹芍药的,魏风这个人她虽然只是见过几次面,但是感觉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吧……

芍药点头,语气有些无奈:“在他老家有个童养媳,确实是一直在照顾他留在老家的母亲,而他跟他父亲都在洛城这边走商,很难能经常会去,所以对那女子能这么多年来如一日地照顾家里很是感激。”

“那魏风没有什么表示?”慕卿月抽了抽马车外那道赶车的人影,语气有些沉:“就这么两边都拖着?”

芍药这边没有动静,显然是魏风并没有跟那个童养媳发生什么,只是碍于这种身份而不好抉择。

但是慕卿月可不会让他这么拖下去,芍药已经不小了,跟在自

己身边多年来吃了这多苦,好不容易现在她能给芍药做主,怎么能让芍药继续吃苦头呢。

“他说等来了上京安顿下来,便要将老家的娘亲接过来,到时候再商量怎么办。”芍药苦笑,倒不像是真的埋怨魏风,但是那种心中酸涩还是听得出来:“他这种温柔倒是奴婢心中欢喜的,只是这事儿,实在是让奴婢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最近倒是没怎么跟他有交流。”

这就是在避着他咯……慕卿月心中郁郁地想到,原本以为两个人早就两情相悦,慕卿月这边甚至都已经准备好要给两人办了的,没料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

不过事已至此,那个童养媳要是个不长眼的,慕卿月可也有些无法,毕竟是不相关的女子,慕卿月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用手段逼迫一个弱女子的。

到时候芍药该怎么办呢……

慕卿月头疼,但红缨看了看外面,表示已经到了那小酒铺,慕卿月只能收拾起思绪,带着几个丫鬟下了马车。

大概是看着魏风的眼神太过直接,刚刚将马拴好的魏风转过头来,疑惑地看向慕卿月,显然是不明所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36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