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月原本确实是想要在画上题诗,刚好前些日子在下雪的时候对着梅花有感而发,用在此时却也讨巧,但是她瞥了眼顾子茜的时候刚好看到她在宣纸上奋笔疾书,写的便是自己的那首诗,不由楞了一下。

这顾子茜还真的抄袭抄上瘾了不成?就算是能让自己输了赌约,难道对她的名声就没有影响了么?

慕卿月愣着的时候就见顾子茜已经写完了诗辞,故意在慕卿月面前晃悠了一下,才抢先交了上去,这时候时间已经过半,很多小姐也都纷纷停笔,交了画稿以后才对着慕卿月指指点点起来。

顾音阁此刻倒是没有停笔,用几十根不同粗细的毛笔不断进行着修整,认真起来倒真像那么回事儿,慕卿月心中也紧张了起来,踟蹰了一下才最终决定下来,抬手下了第一笔。

“姐姐,你看她在画什么?”顾子茜交了画稿便来到顾音阁身边,本来是想着看慕卿月的笑话,结果却见她竟然换了工笔画的毛笔,仔细描摹着什么。

顾音阁这时候也快大功告成,抽空抬眼随便看了下,不屑的笑容猛然僵硬在嘴边,就连身子也是豁然完全抬起,盯着慕卿月那运笔如飞的手腕,半天没吱声。

直到顾子茜有些疑惑地扯了扯她,顾音阁才反应过来道:“她在画人,画一个男人。”

慕卿月面前的宣纸上逐渐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线条,众人也看的越来越清晰。

宣纸从中部到左下角勾勒了一个男人的背影,男人身上穿着单薄常服,跪坐在花园中低矮的石桌旁,石桌上摆了一局棋和一坛酒,左手臂抬起,似乎要去够那坛酒。

而在整个画布的右边则是繁茂的花枝,花枝弥漫到了左上角,像是将男人的背影包裹在其中,从画外的视角看倒像是有人躲在梅花从中,去看那下棋饮酒的男子,无形中将男人拉到了整个画布的远角,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而在花枝中夹着一片

艳丽衣角,一看便是女子身上反复的绫罗,带着旖旎的颜色和温存的情谊,缀在梅花枝中间,让原本只有墨色和红色的花枝也丰富了起来。

就在众人惊叹的同时,慕卿月并没有停下,而是挑了诛砂在水中调试出深深浅浅的红色,点缀在枝头,营造出一种恍若梦中的朦胧美好。

谁都不曾想到简简单单一幅画竟然能饱含三层意境,就在众人都已经麻木的时候,就见慕卿月已经提起小狼毫,在左上角稀疏的梅花枝中书写着什么。

“恰则年时,风前雪底,初见南枝。可煞匆匆,花才清瘦,子已红肥。

安排酒盏相随,看凤梅,四累垂垂。花间情怀,鼎中风味,唯有心知。”

慕卿月停笔的时候就听得数声抽气,不以为意地沾了沾笔,而后才将宣纸拿起吹干上面的墨迹,施施然走向上首的瑶贵妃,恭敬地递上道:“请娘娘品鉴。”

瑶贵妃面色复杂地看着面前这画作,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地看了看面色淡然的慕卿月,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最后浮现在脑海中的就是……这个少女绝对不能久留!不管是在朝前还是在后宫!

东陵霄对这些字画研究的不太多,但是也能看出慕卿月这画着实有些功力,构图上更是堪称鬼斧神工,那花间一片衣角,和那花丛后隐约露出的男人背影,无不跟左上角题诗相辅相成,人景相溶情感呼之欲出,倒是比其他那些个单独画了朵梅花的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34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